主页 > 天下 > 百花齐放 > > 正文

妓女乌兰图娅以及外蒙性产业

炎黄综合 2023-11-12 01:12:00

蒙古国风俗业纪实 水杉 X78C 2023-08-20 18:52 发表于江苏

人生最大的乐趣,在于把敌人斩尽杀绝,骑他们的马,抢夺他们所有的财产,当着他们的面,强*奸他们的妻子和女儿,看着她们的丈夫、父亲、兄弟和孩子痛哭流泪。当着流泪女人的面,屠杀她们的丈夫、父亲、兄弟和孩子,欣赏她们加倍的痛苦。剖开他们的腹部,看能否取出吞下的财宝。——成吉思汗

02 酒吧

晚上八点,乌兰巴托主城区灯火辉煌,与两千公里以外的中国南京看起来没有两样。酒吧里人声鼎沸,与脑海里的刻板印象不同,蒙古姑娘们脱下了传统长袍,像邻居中国姑娘一样,穿上了破洞裤,打上了耳钉,空气里满是暧昧。

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这个只有140万人口的城市,酒吧有一千多家;南京800万人口,酒吧只有743家,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乌兰巴托的夜生活比南京更丰富多彩。

更大的区别是:这个国家,170万女性,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就有1.9万。数据看起来不是特别的可怕,那是因为中国人习惯用14亿人口基数看世界。现在换个说法:除去年龄不适合的、本身有可观收入的,这个国家每6名适龄女性就有一名性工作者。

还不觉得可怕?好,再引用蒙古国立大学社会学教授布格拜而的一句话:“(如果)加上那些没有登记在册的(性工作者),数字将非常非常的庞大。”

03 土豆

乌兰巴托Khunuu路尽头处的棚户区,就有很多没有登记在册的女孩。

17岁少女阿茹晗抿了抿嘴,仔细端详镜子中的自己,又咧开嘴笑了笑,确定妆化得没有问题,吁了一口气,站起来将一双鞋放在帐篷门口。然后继续跟记者讨论韩剧《财阀家的小儿子》里面的八卦情节。

为了填饱肚子,阿茹晗去年六月跟随父亲,从家乡苏赫巴托尔搬到了乌兰巴托,父女俩将帐篷安在棚户区。父亲在韩国人的矿场工作,每天工资4万5千图格里克,大概折合94人民币。

这些钱,如果不去还外面欠债的话,可以买10公斤土豆。在这个盛产土豆的国家,有的人终其一生的梦想只是可以吃饱土豆!

九月三号,父亲上班后再也没有回来,只留下一个漏雨的帐篷和三个发芽的土豆。

时针刚刚指向10点,一个满身酒气,带着泡菜味的男人,歪歪扭扭的走进门。看到记者,稍微怔了一下,眼睛里满是淫秽,随即兴奋的掏出两张2万图格里克扬了扬,左手食指在空气中戳了戳记者和阿茹晗。

记者忍不住来了句国骂:“回去超你妈”

泡菜味男人愣了愣,嘟哝了一句,收起一张钱币,撇开记者,褪下裤子,左手按住阿茹晗的头。

小姑娘熟练的跪了下来,眼神示意记者离开。

04 红薯

乌兰图娅毕业于蒙阿尔提乌斯学院旅游专业,毕业实习的时候,在中国呆了三个月。回国的时候,除了大包小包的日用品,还带了两个红薯。

奶奶咬了一口烤红薯,浑浊的眼睛里闪现出许久不见的光芒,像流星一样。

随后将红薯递给乌兰图娅瘫痪在床的弟弟,淡淡的说了一句:“太甜了,我不爱吃”又偷偷的抿了抿嘴,小心翼翼的用牙齿将嘴唇上沾着的红薯泥刮下。

乌兰图娅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明显带着恨意:“那么甜,跟蜜一样,中国人居然用来喂猪!”

记者:“你恨中国人?”

乌兰图娅茫然的抬起头:“我不知道,但我需要他们。”

毕业后的乌兰图娅曾经一度从事过导游职业,但微薄的收入实在难以支撑家庭的开销。在朋友的推荐下,来到扎门乌德卖马奶酒。

马奶酒进价6万8千图格里克,但卖给中国的特殊客户,可以卖到1500人民币,附带特殊的服务。乌兰图娅从事的就是这个职业。

扎门乌德和中国的二连浩特市接壤,中国人来往特别多,有的人来旅游或者做生意,有的人专门来买马奶酒。

开始乌兰图娅的生意并不好,中国人喜欢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巴掌脸。作为蒙阿尔提乌斯学院的院花,乌兰图娅完美的避开了中国人所有的喜好。

直到有一天,乌兰图娅跟一个蒙语讲得特别好的客户谎称自己姓博尔济吉特。当天晚上,她迎来了人生最大的一笔订单:一下子30瓶马奶酒。

客户是一个中国人,做消防的老板,叫陆鸣(音)。

他让乌兰图娅再找4个姓博尔济吉特的姐妹。这样,他就可以一下子买20瓶马奶酒,后来涨到30瓶。

乌兰图娅照做了,反正改名换姓是行内的潜规则。

三天后,陆老板戴着蒙古帽子,一根马鞭如期赴约。他给每个姑娘都封了一个封号,乌兰图娅则被封为皇后。

他让姑娘们褪去衣服,他自己则作骑马状,右手拿着鞭子在天空打一个响鞭,然后大吼一声:“胡来”,接着做猛烈的撞击。

乌兰图娅想了半天,猜想他说的胡来应该是蒙语Урай,在汉语中应该读乌来,蒙语冲锋的意思。

在冲锋的间歇,陆老板会偷偷的在某个部位抹带着咖喱味的神油。

结束后,陆老板走路有点恍惚,乌兰图娅偷偷的瞄了一眼,他那里肿得跟红薯一样。猜想他应该是快乐的,男人都喜欢大,他毕竟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06 肚包肉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一位中年男子面对镜头,带着笑容:“大家好,我是恩克,今天我们吃肚包肉。”

说这话的时候,恩克偷偷的咽一下口水。因为肥胖的原因,他老婆除了在拍视频的时候,允许恩克吃一点肉以外,平时都只让他吃蔬菜,偶尔来点土豆和红薯。

红薯,曾经是这个国家农村地区的主食,后来逐渐的淡出餐桌,除了偶尔换换口味,主要用来喂猪。这些年,又偷偷的从农村来到城市,带着王者归来的气势。

尝起来很甜,像蜜一样。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

http://m.womenjia.org/z/202311/2739.html

本文话题: 内蒙古

也许相关的文章:
妓女乌兰图娅以及外蒙性产业 我们是中国立场的反对强制计划生育者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