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变态女拳肆虐,贺雪峰、邵志芳等大学老师挺身捍卫校园

炎黄综合 2022-06-14 01:31:00

华中科技大学贺雪峰老师,转发文章《事件分析的社会学方法准则——以唐山打人事件为例》、《吕德文:唐山打人事件的几个看法》,就该文下迅速动员起来的女拳发言,在微信群里说:

性质非常严重。仅仅几年,女拳就成中国重灾区了!

美国意识形态渗透力量真厉害啊

这是值得重视的重大事件!

这个问题,群里每个同志们都表个态吧! @所有人

女同学尤其是低年级女同学先优发言。@所有人

这些发言,遭遇女拳疯狂抹黑和攻击。

贺雪峰,非常熟悉三农工作,讲话接地气,说理很透彻,受到大量体制内农业农村条线人员的肯定。这位是真的大拿。我本人也十分喜欢看贺教授的文章。

就女拳这种货色,断章取义的车轱辘话反复讲,连农业、农村、农民的定义和区别都不懂的一群人,对付小民也就罢了,但想凭垃圾话动贺教授这样的人物,痴人说梦罢了!打拳之所以惹人厌,就是因为这帮垃圾太无知了,无脑乱冲,毫无脑子,一个个都是笑话

 

唐山打人事件的几个看法

吕德文(武汉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1/这起事件就是一个“普通”的社会治安案件。说它“普通”,并不是说它不值得关心,而是说这起治安案件在定性上并不复杂。

3/把这起事件贴上不相关的标签,是不合适的。很多评论都将这起事件往“性别暴力”解读,这除了挑拨大众神经,对正确认识这起事件毫无益处。这起事件缘起于性骚然,但并不能反映社会的性别歧视。这起暴力事件之所以恶劣,并不是性别暴力,而是施暴者在公开化日之下恃强凌弱——性别差异只是“强弱”的自然表现而已。类似案件中的施暴者,并不特别针对女性,而是针对所有的“弱者”(包括男性)。

 

讨论:《如何看待武汉大学社会学院院长贺雪峰就唐山打人事件发表争议言论,并要求群内女同学「先优」发言?

华东师范大学的教授在朋友圈反对那些将唐山事件纳入性别叙事的同学,结果被人截图到微博带节奏。

邵志芳老师

看到某些帖子和评论,深感华东师大没有办好。

学生读文献再多,看问题找不到重点,抓不住关键,还是白搭!

面对黑恶势力的严重犯罪行为,我们某些学生首先想到的竟然还是性别议题,这严重模糊了事件的性质!唐山案中最先发生的性骚扰,是因为男权意识作祟吗?不是,是黑恶本能使然!连黑恶残害弱小的问题都要扯回到男权压迫女性的问题,你那个女权议题早中晚都要念叨一次吗?脑子都用在别处,怪不得毕业论文来不及写!

文明礼貌枉自多,女权无奈黑恶何!你女权分子再念叨,黑恶分子一个也不会少,因为你搞错了对象!

耽误我出卷子,看我不考死你

在朋友圈发表对此事件的看法,就是威胁学生?首先该事件本身确实与性别无关 ,其次,这完全是对教授的污蔑与造谣!有别有用心者,明显在故意上纲上线,并且带有极大的威胁意味,向文字狱说不 !

这两个事情关键在于基本上女拳在大学是无处不在了,不然这种朋友圈、微信群比较私密的内容是怎么流出来的?

其次先搁置这个老师的问题,他把这个微信文章转到微信群来,肯定是来“求援”来了。这个文章看了下感觉没啥问题,就是反对那些将唐山事件进行性别叙事化。

 

 

陈王之钺:对身边高校学生打拳情况的一点观察和感想

从丰县事件、唐山烧烤店的事出来以后,国内女拳基本上是总动员级别的出动,现在已经烧到本人的朋友圈。从前还只是在网上听到有人打女拳,现在就真实的发生在个人面前了。

我感觉,唐山事件对女拳运动的影响比丰县更大,以前隐性的、不发声的女拳这次都跳出来发声了,以前没有什么想法的正常女性也开始打拳。

个人判断,女拳运动的现实严重性比我们估计的更甚。

根据观察,自己对本专业学生打拳的情况有一个粗略的估计,打拳的女生占总人数大约五分之一的样子。

但实际上全国高校里打拳的学生人数应该比这个比例更高。

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我所在的高校在中部,风气尚比较保守,女性总体上还比较传统;第二,我们的学生是哲学专业,由于专业自身特点,相对而言还算善于思考,偏于理性,不那么容易被带节奏的。大家知道打拳的女生,新闻传播、外语、文学等专业最多。

前天晚上本人发了一条谴责女拳的朋友圈,就有几位学生与我交流反馈,从中获得了一些信息,印证了我的观点:第1,大学女生打拳现象越来越常见,在一些顶尖学府,打拳的尤其多;第2,回答了为什么很少有男生站出来反对女拳。

一位男生的原话是——

“我身边的同龄男性很少和那些打拳的女性进行反驳、辩论。这点原因,我思考了很多:首先是现实问题。就那我个人来说,我很想但不敢去反驳,在身边的大部分女性都很激进的环境下,我很难承受跟她们在网上驳论的现实后果(生活、学习的日常相处)。还有一个就是,意义很渺茫。我现实中也和一些女同学谈过男女拳、阶级、资本的问题,当时说过后,感觉她们很认同我的观点。但是每每过后网络上出现一些打拳舆论和事件,她们就又在朋友圈激进了。我感到一个人很难改变。不管怎么说这些原因都会导致不愿去讨论这些问题,揭穿这些问题的本质,而且我发现同龄男性朋友大多都是我这个状态而不去发声(无可奈何的装作漠不关心的态度)”

另一位女生反映说——“我已经看到部分男同学和言语激进的女同学互删微信了,对立在慢慢滋生”

这几位学生对现在这种男女对抗性别战争的趋势都非常悲观,认为总体上是愈演愈烈,没办法的。

我个人也不清楚性别战争未来会怎么演变。国家机器为什么不管?是没发现还是管不过来,抑或不想管?不解。但无论是什么情况,女拳大军此刻已正在集结奔赴下一个战场的的道路上了。

我一个高校教师,能做什么?我教了学生哲学,她们却去打女拳,用我教给她们的知识、理论和方法,去反对我所捍卫的东西?简直太悲哀。

朋友圈里几个打拳的学生,今年都考上研了,将来想必在打拳的人生道路上越走越宽,或考入母检法,增强社会的母信力;或考上博士,在高校当老师,继续传播女拳极端思想给新一代的学生;或成为记者、编辑,钻进文化体制,日拱一卒地蠹坏这个体制;或加入NGO,直接当反贼。

这我也管不了了。

我自己带的研究生,暂时还没发现有打拳的。但按照现在这个趋势,恐怕也是迟早的事。如果招来了拳师,到时候唯一能做的是,毕业的时候不给签字,不让拳师拿这个敲门砖祸害社会。还有,在入学面试时候把好审查关,不让打拳的混进来,也向院系、研究生院建议,审查考生包括对女拳运动态度的政治倾向。

恐怕也就只有这些了。

 

 

讨论:

 

男人的反击早已经开始

而且非常简单,并不需要男人去跟狂犬病幕刃一样到处叫嚣,只需要男人以后对女人都留个心眼,不再愿意无条件让渡自己利益去遵循“女士优先”即可。

只要全社会绝大多数男人发现了打拳这个问题,从此不再为自己至亲以外的女人掏钱,就是女拳的彻底失败。

女拳师实际上损害不了龟男和舔狗以外的男人的多少实际利益,但是却能很轻易地招来所有男人的仇恨,而且男性表达仇恨的方式从来就跟女人不一样。换句话,男人的复仇心很强,绝不会轻易忘记,而且男人的复仇期很长,一旦有了心结那就是一辈子。而拳师绝大多数都是社会失败者,只不过是为自己卖不出好价钱到处发怨气,但是时间从来不站在女人一边,因为它们最大的价值本身就会随着年纪的蹉跎迅速贬值,根本不需要去专门针对,只要找不到接盘,它们的未来连卖皮肉都不会有人要。

拳师吠得那么凶,根本目的还不是要有人为它买单。

所以反女拳,最有效的手段不是去跟拳师对喷,更不是讲道理,而是让更多的男人觉悟,多多宣传,让“老实人”越来越少,继续拖就行了。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

http://m.womenjia.org/z/202206/2411.html

本文话题:

也许相关的文章:
不政治清算上海渎职官僚和共存利益集团,上海就好不了 北京某三甲医院急诊见闻——漠视死人新常态之堕落到了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