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百花齐放 > > 正文

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精苏?

乌鸦校尉 2021-01-26 14:23:56

乌鸦校尉:当代年轻人之间,气氛是如何苏维埃起来的?

2021.1.25  图片和全文见https://mp.weixin.qq.com/s/kjYQEKWeNcrm18VMEx8Rsg 。炎黄之家有“苏联”主题。

1、苏粉地图

其实“精苏”这个说法是这两年才流行起来的,在前几年军事论坛里一般叫这批人“苏粉”。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苏粉”的定义早就不仅限制在“苏联历史爱好者”的范畴了。他们并不是一个团结的集体,甚至也会出现“骂战”。

广义来说,如今的苏粉流派很多,大体上分为武斗派和文斗派。

如今网上的苏粉几乎都起源于军迷圈,所以讨论军事装备为主的“武斗派”应运而生。

武斗派热衷于研究苏联的军事装备和战争历史。乍一听上去,这是一件非常枯燥的事情。

关键就在于,苏联的装备总是会给人惊喜!

苏联的武器装备中充斥着以大口径、大当量、大基数为代表的暴力美学元素,这种独树一帜的装备风格,非常容易让人将这些装备视觉化,强烈的感官刺激变相降低了学习的门槛。
这种对暴力美学的极端崇拜,让武斗派不遗余力地吹捧苏/俄系装备。他们崇尚以最直接的军力碾压解决争端和问题,由此派生出了一些梗,例如: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发152/RPG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发。

地缘政治因素?国际关系?意识形态?这些都不重要!别问,问就是最先打进柏林,装甲洪流3天平推欧洲!

 

但与此同时,还有一批苏粉,更喜欢研究苏联的政治体制,他们被统称为“文斗派”。

纵观人类历史,苏联有极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和政治地位。

比如苏联是少见的非民族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主要靠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维系15个加盟共和国224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领土,这是一项不小的成就。

文斗派大概分为几个派别,首先是原教旨主义派。他们认为1953年赫鲁晓夫上台以前的苏联才是“真苏联”。

从十月革命到勇斗白匪军;从突破西方围剿到手撕法西斯;从赶走日本人,到援助中国。原教旨主义者的观点契合了我国对于苏联评价的积极部分。

与他们论战的往往是二战德粉,被他们轻蔑地称之为德棍。由于手握战争胜利带来的“正义”武器,所以一般都会在论战中胜出。

如果你想要瞬间“破防”一个原教旨派苏粉,你需要尝试以下关键词:苏德互不侵犯、瓜分波兰、卡廷惨案、苏军劫掠东北、外蒙古等等。

其次就是“修正主义派”,他们认同苏联所有的时期的发展和经验,并且认为苏联坚持了正确的发展道路,只是因为某个“改革家”在80年代的智障操作才让苏联解体的。

他们主张苏联应该继续与美国争霸,使用政治、军事手段让美国衰落甚至解体。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不惜牺牲他国主权在内的各种利益。

严格意义上的“精苏”或“苏修”一般是指这批人。

而常年与他们进行论战的人一般称为“黑苏”,他们成分复杂,开口就是苏联笑话。

米国笑话——中情局版苏联笑话到了原物奉还的时刻

这个群体近年捧红的热词,就是“战斗民族”。甚至成为了中国大众对于俄罗斯人的刻板印象。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苏粉能在近几年突然增多呢?

这个国家解体已经29年了,为什么至今弥漫在中国互联网上的“苏联魔法”,却依旧没有退散的迹象?

 

2、苏粉简史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可以说老一辈的中国人是有苏联情结的。活在当下的中国人,最刻骨铭心的便是新中国70年的历史。

建国初期,苏联对于我国的援助成为了我们社会建设0到1的关键。即便如何改变,苏联的基因融入了我们国家的“地基”,至今依然在影响着我们国家的方方面面。

从工业生产到军事装备发展思路,从集体至上的政治体制到各个城市的科层制管理,这些融入了我们日常生产生活的东西,陪伴了老一辈中国人的一生。

即便是经历了30多年的反苏反修运动,苏联跟我们的距离还是比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更近。因为我们的意识形态和人民的生产生活状态都更为相近。

如今,你去问俄罗斯人怎么看苏联,许多人依然会产生不安全、不信任的情愫,反而中国人对其有普遍的好感。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是经典的文艺创作却是“不朽”的。即便是老一辈中国人逐渐离开主流舆论,经历过苏联时代的文艺工作者们还是将这种情结写进了作品,将其“遗传”给新一代的中国人。

比如2001年刘慈欣的小说《全频带阻塞干扰》。这场描写俄罗斯与北约全面战争的短篇小说,更像是一部有科幻元素的军事小说。

虽然当时我读不明白大刘对于美国/北约独霸国际秩序的担忧,可是对于俄罗斯这个国家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生于苏联末期的女主角回忆解体后的俄罗斯,直观地勾起了我的共鸣,让我对于这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产生了极大的敬畏。

就在《全频带阻塞干扰》刊载的同一年,一个年轻人在自己的个人主页上放上了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这些内容掀起了涟漪,响应的人越来越多。

两年过后,他的个人主页“进化”成了一个独立的网站和论坛,这就是苏联主义网。这是中国互联网上,最早专供苏粉学习讨论的论坛。

“苏联主义网”(cccpism.com)挺有意思的

在此之后,苏粉在互联网上逐渐成为群体,零散地活跃在各大军事、历史为主题的论坛里。

2013年,王一琳导演、编剧的动画短片《前进,达瓦里氏!》。

短片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在苏联解体前后,她的家庭环境变化,她和她的小动物朋友分别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但里面却夹杂着很多 “私货”。因为小女孩的小动物朋友们的名字,都是从列宁、菲利克斯、贝利亚等苏联时期的领导人而来的。

揭开卡通的外表,这个小女孩搬家的故事表象之下,实际上是小女孩代表的“人民”,在被妈妈代表的“苏联高层”的背叛前后,经济崩溃、西方意识形态入侵,一切生活都乱套了的故事。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建设,但是并不能否认它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他们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短短8分钟,讲述了苏联解体给一个社会主义建设者带来的巨大精神冲击。

如何理解与评价动画短片《前进,达瓦里希》?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236484

短片在油管上发布后,让亲身经历过这场浩劫的独联体观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俄语评论翻译《前进,达瓦里希》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814487-1.shtml

由此开始,视频时代加速了苏联/俄罗斯相关视频的传播,苏/俄的形象也渐渐出圈。以“战斗民族”为主题的猎奇内容,让年轻大众对苏联和苏粉这个群体有了一定的基础印象。

如今一句Cyka Blyat成为中国网友家喻户晓的“入门俄语”。

 

除了互联网社区之外,中国大量的苏粉还有一部分是西方“政治正确”无心插柳的“副产物”。

因为美国最擅长的,就是把自己做过的坏事,栽赃到别人头上。

所以在美国公司的电子游戏里,已经死掉的苏联,尸体经常被拿出来被摆成奇奇怪怪的造型,扮演美国玩家心理邪恶形象的集合。

最为典型的就是我们熟悉的《红色警戒2》中的苏联形象:自爆、心灵控制(洗脑)、核辐射、电击、屠杀平民,苏联阵营总是“不人道”的。

可是,当年涉世不深的中国玩家们,看不懂这些政治正确的东西。

比起盟军的轻装甲“娘炮”坦克,苏联充满暴力美学的坦克飞艇,把苏联军事工业强大这一“正面印象”灌输给了玩家。

(苏维埃进行曲的的传唱极大的拓展了苏粉圈子,尽管这是一首美国人做的“黑苏”曲)

《使命召唤》系列中的苏联老兵雷泽诺夫的形象也是这样。

在西方人眼里,他是一个可怜人:被苏联抛弃只能将自己的意志委托给美国的自由斗士。至少他的灵魂是自由的。

而在中国玩家眼里,形象就变了:雷泽诺夫是原教旨的革命者,他厌恶冷战中苏联高层的变化,甚至感化了美国特工,让他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甚至最终诱导他刺杀了肯尼迪,是苏联的大功臣!

好家伙,原本“黑苏”的游戏和电影,现在反而给苏联做了一波正向宣传。

有人认为,相较于老一辈人,年轻人更容易接受这种宣传。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使命、没有仇恨、没有心理包袱,不需要完整全面的了解,苏联只是一个历史概念,只是一个调剂生活的要素而已。

其实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在苏联丢掉理想之后,中国是全世界少有的几个大部分人坚持共产主义理想的国家。

 

3

一个资深精苏告诉我,3年前他成为苏粉的契机,是因为在文章里看到了一段话。

1986年苏军工程兵司令员塔拉克诺夫将军,在切尔诺贝利事件中曾有一番如此振奋人心的动员讲话:

同志们稍息!大家都清楚自己的任务了。我和政委刚刚到屋顶上面去了一次,那里也没什么了不起!一切就绪,每个人到上面就铲两下然后赶紧下来,记住防护要领!每组十人,不要超过40秒!还是我先上去,然后是政委、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其他同志在后面跟着,注意安全。假期和黑海的疗养院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为了苏维埃祖国!

这个精苏朋友告诉我,这段话一下击中了他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美剧《切尔诺贝利》持之以恒抹黑苏联——死了都要鞭尸的文化舆论战

在我看来,这段话是一种经典的宏大叙事,简短的语言讲述了一群忠诚的社会主义战士为了集体献出一切的故事。

这种宏大叙事包括了不仅仅是爱国主义,它完全超脱出了个人利益、民族、国家甚至意识形态的限制,是人类最理想化、最无私一面的集合。

2020年之前,仍有许多中国人觉得这是不切实际的东西,是虚伪的难以落地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表面主义,背地生意的。

去掉利益谈理想?怕不是活在梦里!

可直到新冠疫情袭来,许多人才第一次认识到,苏联故事里那群无私无畏的英雄,原来就活在我们身边。

(2020年1月24日解放军医疗队奔赴武汉)

原来集体和个体不是冲突的,越是强调秩序和集体的国家,个人的牺牲就越是被衬托得伟大。

相对于资本主义文化将人宗教化、工具化的做法,这种对人类力量和主观能动性的认同和歌颂,超脱了任何宗教。

在中国这样崇尚集体主义文化的国家,我们可以轻易从这样的故事中,感受到共鸣。

苏联用它的死亡告诉我们,失去了社会主义的人民将会怎样。

而真正健康的“精苏”,精的都不是苏联这个实体,也不是希望苏联回归,而是寄托了自己对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朴素理想。

就像那句话说的:别看苏联没了一堆人在那里怀念苏联,哪天苏联要是真的回来了,苏粉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按住棺材板,把钉子钉死。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

http://m.womenjia.org/z/202101/2072.html

本文话题: 苏联

也许相关的文章:
反华势力所谓的“加速主义”是什么东西 北京处级干部体验送外卖,呔,那是“迫害干部”的牛棚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