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中国互联网寡头掌握巨大危险权力,实质行使言论审查权,影响国家安全,要根本改变平台权力机制

炎黄综合 2020-08-29 10:34:35

金钱寡头逐渐蚕食控制中国社会》,在互联网领域更加明显。当今中国,资本寡头控制政权、控制军队,还处于过程中,控制媒体却已获得极大胜利, 《资本控制下媒体的舆论专制》,《中国主要门户网被资本控制很危险》,说的都是这一问题。

巨大的垄断性互联网平台,如果不加制约,已逐渐变成中国肌体上的毒瘤,我们以前讨论过:

这里我们具体分析寡头们掌控越来越多权力,却只受到被他们轻松收买的寥寥无几新闻官僚监控,身怀利器杀心自起的问题。

当各主要互联网平台变成社会沟通重要渠道时,自然掌控了若干重大文化、社会、政治权力:

一、获取信息的信息筛选、分发权:

互联网寡头能决定人民能听到什么声音。

它涉及人民能得到怎样的信息,移动互联网本来就容易形成信息茧房,当这些互联网平台掌控所谓“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进行操纵,人民被推送精心选择的恶意信息时,会出现巨大的舆论安全问题。

典型案例:《乔木揭米国“滚回中国”法西斯浪潮,涉米国负面被中国互联网巨头封杀

这些年,米国中情局在世界各国推动颠覆运动,就很大程度上依靠直接和脸谱、推特、油管深入合作,针对性推送煽动颠覆的一边倒信息,查封对立方的账号。

见《西方互联网巨头封杀中国立场声音,包庇虚假机器批量运作的反华账号》。

而当中国主要互联网平台,均在大陆之外上市,甚至直接在米国上市,背后都有诸多西方资本背景时,这些平台是否会为外敌所用,已经成为现实威胁。

二、发出信息的内容审查权

互联网寡头能决定社会上能发出什么声音。

人民发出的新闻评论、相互沟通的私人对话、群聊天中的讨论,审查权也落入互联网平台之手。

大量账号因莫名其妙的原因,甚至是审查机器的弱智判断力,就被草率封杀。

这些互联网寡头行使审查权的方式,极其粗野,更要命的是,其经常还是选择性针对爱国者下手。

所以香港反华暴乱期间,大量批评暴徒的微信、微博账号被限流,发出的信息禁止讨论、别人无法观看,或干脆被删除。

三、公民信息账号封杀与否的处罚权

互联网寡头能决定哪些账号应该被肉体消灭,而且不接受任何反驳、申诉。

所以你会看到大量爱国、正面的微信公众号,微博账号,被这些互联网寡头以各种理由封杀。

这种寒蝉效应会极大损害爱国者的正常发声权利,损害国家安全。

 

警惕:汉奸操纵互联网平台变身为中国国家安全的损害者。

中性的讲,掌握巨大权力的互联网寡头,自然而然会变身社会政治强权,扼杀言论自由。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他们必然不甘被几个官僚驾驭,会觊觎政治权力,以长远维护自己的财产和社会寡头权力。

从其私利讲,他们必然会凭借上述权力,扼杀一切针对这些寡头的批评声音。

可阅《腾讯起诉微信恶意垄断批评者,法院驳回称“经营者不得拒绝别人评论,言论自由应有之义”

更致命的是影响国家安全。

米国高度关注掌控全球互联网平台——《社交网站成美国新战场》。

当这些中国互联网寡头关键职位上的人汉奸化时,他们还能将其汉奸意志,贯彻到这些互联网寡头的信息发布、审核程序中,纵容包庇汉奸公知,封杀爱国者,将互联网平台变身为中国国家安全的损害者。

微博的王高飞从未掩饰自己对爱国者的仇视,经常炫耀对爱国者账号的生杀予夺大权,不断与汉奸公知进行密切互动。

猖獗的女拳分子,微博一直极尽所能纵容,哪怕女拳公然在微博上披露批评者非法的银行、户籍、手机等信息,依然安然无恙。《中国女拳师势力的根源:米国中情局在港女权培训班制造女拳颠覆中国政权》,微博米国上市,力助米国中情局培训的反华女拳公然闹市喷粪,勾连很明显。

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的控制者张一鸣,其微博暴露多年来的公知亲美思想,长期支持米国中情局亲密助手股沟,哪怕这次被米国非法严惩,仍跪舔称“理解”。这种人掌握中国头号新闻分发应用,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腾讯同样如此——互联网寡头高层谈如何炒热方方反人民小说《软埋》

腾讯高层某总说,说实在的,要不是顾忌共产党还有军队什么的,舆论战完全不是我们对手,一周之内就可以打得他们缴械投降。我手下原先有个冷言冷语的老编辑,说什么方方的小说是反共救国军文艺,不能吹得太过,要避嫌,老子一句话就让他滚蛋了,估计这个傻×不可能再在大门户网站找到职业,我都打了招呼的。

最后说得高兴,某总当即说出如何给那些草野评论添堵的,反正那些人也搞不出什么事情来,不需要正眼看他们,但是要提醒他们一下,不要以为会码几个字就得瑟,我打了个招呼让微信删他妈的,至少要删三次,结果有个特积极的员工,把有的评论删了八次。这下子,那些人应该知道天下是怎么回事了,还以为是以前那种土共产党的天下,还革命革命,革他妈个头。

有人插话问团中央微博被删的事情,某总顺口说删了不就删了,还能够怎么样,要是宣传部难得认真十年查一回案,真要追究下了,大不了开除一个编辑就过去了,另外帮助他介绍份职业不就得了。

 

而长期以来,这些互联网寡头,只被对口舆论宣传部门的少数几个官僚管理,监督权力和分寸模糊,处理过程黑箱化,只要行贿收买几个关键职位上的人,勾结起来,这些互联网寡头就能肆无忌惮。

比如已经落马的中央网信办(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其长期包庇纵容几个互联网平台的汉奸公知势力,仅仅一个人,就直接改变了中国的互联网舆论生态。

各互联网平台也意识到这一点,都投入了大量资源,用于政府公关行贿,以继续维护其巨大的权力不受制约监督。

可阅《腾讯政商旋转门:网罗高官影响渗透中国政权,引导政策、引导人大政协

 

核心互联网平台的权力制约建议:

初步改进工作:

意识到社会权力转移的根本变化,进行根本性改革:

 

中国互联网巨头掌握越来越大社会权力

腾讯客户唐明辉8月15从腾讯客户中心11楼坠楼身亡

2020年8月15号17:55有一腾讯客户,唐明辉,男,22岁,因微信号从8月12被封,多次诉求无果,致使两个店面的生意无法交易,所以唐明辉15号下午4点从深圳公明驱车去南山区客服中心诉求,但因周末诉求无果,年轻气旺,一气之下,以命维权,从深圳市南山区腾讯客服中心嘉达研发楼11楼坠楼身亡!

微信这种东西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公共服务,不能再按照企业的那一套来管理了,应该像监督政府、事业单位那样对微信的运营进行监督。

现在已经开始向这些公司让渡权力了,“收税”与转移支付,还有更多的社会职能要承担,但都知道会千方百计不带套的。短期来看财政收入是增加了,但长期来看虽然是改革的一小步,却是历史周期的一大步。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4815

 

@烈风:我微信莫名其妙被封了

说是多人举报涉及恶意造谣,查验属实。但是最近几天我啥也没做啊,涉及言论的只发过两个,一个是在某个群里说了一句“最近总有传言说明年统一,不知道真假”,另一个是对腾讯.史观发布的一篇《八佰》拐弯抹角的洗地文发了个批判性评论,我寻思着前者怎么说也不能叫谣言,我都说了是传言、不知道真假,这要能算谣言,坛子里拉出去挨个枪毙都不冤枉啊。要是后者那就太恶心了,我这些年吐槽评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不能说别的公号就随便讲,腾讯自己的就要大棒伺候吧,这把自己整成国家机关了都。

最可笑的是它的申诉系统,我觉得我并没有说什么不对的言论,而且它也没告诉我具体被投诉和违规的事项,只有罪名,于是我发起申诉。结果呢,微信的须知里有一句,如果审核人员认为情节严重的,可能会加重处罚,这意思就是堂下何人状告本官了?!国家刑法尚且上述不加刑,而且刑必有知,腾讯现在是刑不令其知,且上述要威胁重判,我算是知道80年代美国电影里对未来世界由垄断巨头控制的暴政恐惧是怎么来的了。

还有一个可笑的是它的时效,封我一天,我申诉,预计答复是一天后…………也就是说,比我自助解封时间还长…………

今天回单位问同事,同事说之前因为业主群吵架,有人发带黄带政治的表情包斗图,对立面的业主多人借题发挥举报了,结果她出来劝架的正好夹在一堆表情包中间,然后微信审核把上下前后所有的ID全封了,完全不问青红皂白…………她被封5天,也是申诉,结果处理结果是5天后出,我都怀疑是不是封你多久,预计答复就多久…………

咱也跳一个,让国家重新审视一番资本的暴政?

 

@刘老师:网络封禁不需要理由,不接受投诉。

好像是三、四年前,我的163博客被封,这个我做了好几年的博客,当时里面有两千多篇文章、五万多张照片。系统只是通知你违规封禁,有两次整改审核机会,但没人告诉你错在那里。中国古代史的文章难免提到中央集权、帝王专制,近现代历史文章难免提起某些团体的名字(歌功颂德也不行,最好绕着走)。很多在转载其他博客或其他网络来源的文章,如果文章来源的博客、微博、公众号违规被封,那你转出来的文章就是违规的,无论你的文章是讨论五香猪蹄的做法还是土星有几个卫星,全部是违规信息。

当时系统会屏蔽部分违规链接,只是其他人看不到,不违规的还是可以看到的。被整个封禁的时候我还有印象,是朱日和阅兵的次日,我在网上收集了阅兵照片发在博客上,文章违规被屏蔽,我改个标题重发,就此被整体封禁。

为了整改,我删掉了三分之一的文章和一半的照片,整改没有通过,于是彻底封禁。

后来才知道问题可能出在违规链接上,转载的很多美食文章的原出处被封禁了,我的发表显示也是违规。

网络封禁都是这样的,系统筛选,普通人根本没有机会辩解。

如果把你抓进去,给你一本刑法,说你自己找,你错在那里了,如果找到就三天以后出去,找得不对,就是终身监禁。

你能找出来吗?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5043

@abcbuzhiming:南山必胜客你觉得好相与的?你在腾讯的地盘,批他旗下的媒体写的文章,敢用自己的大号,我也是服。说句不好听的话,国内大部分人真不知道大资本有多厉害,楼主就是典型,现在你知道了吧

@aeolides:可以自助申请还好,那说明不严重,我那个是莫名其妙永封了,而被我举报的独轮运和恨国党现在却还在逍遥法外。

@che:去年因为与港灿对骂,被永封的腾讯用户不计其数。超大几个版主因为讨论“论坛的非法字符是什么”都被永封了。

@tanshiwen:我才郁闷,直接对群聊和朋友圈操作永封了,然后一般加好友和与朋友聊天没问题。不是全封,连申述界面都没有。

@近卫步兵师:报警管用不?我看,腾讯根本不在乎用户微信号对还是错,它在乎公检法会不会监管它说封就封的飞扬跋扈。

@realjojo:公检法乐得外包这种直面矛盾的实际操作。你看网信办敢不敢弄个社交账号误封举报平台?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2008/2001.html

本文话题: 资本 政策

大家都爱看
中国互联网寡头掌握巨大危险权力,实质行使言论审查权 米国传销公司康宝莱在中国行贿数亿,获直销牌照、减政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