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田飞龙正气凛然冷对慕洋狗张千帆的师徒奴隶黑圈子

炎黄综合 2020-08-05 20:00:34

面对香港暴乱,田飞龙睿智指出:《香港烧杀暴乱颜色革命证明香港需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近日,张千帆发现自己面对田飞龙越来越心虚无力时,终于撕下面纱,恐吓田飞龙:

张千帆:@田飞龙 看来你是要一路走到黑啊!只有扫地出门了,悲哀!

田飞龙:@张千帆 我还以为您说的是罗冠聪,我同感悲哀!感谢既往教导,我行我的正道,师门既难相容,我主动退出。祝您健康,祝师门各位平安顺利!

而张千帆是什么东西呢?一向以反华为乐的慕洋狗。

曾经在北京大学上学的港独议员,就是此人一手教出来的。

又不是第一个,香港目前冲锋在前闹的最欢的西方立场派别议员大律师杨岳桥就他妈是北大法学硕士,其导师就是张千帆。【虎武帝】

类似还有香港 " 倒插国旗 " 的立法会议员、" 热血公民 " 成员郑松泰涉嫌侮辱国旗、区旗。2005 年,郑松泰到北大就读北大法律系,2010 年,他在北大取得了社会学哲学博士学位。

罗冠聪,1993年出生于广东深圳,祖籍广东汕尾。香港学联秘书长,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创党主席。

在2014年“非法占中”时,他焚烧国务院文件表现猖獗。

在这次大规模乱港行动中,他更被曝与美国驻港澳领馆密谋,策划发动“九月罢课”!

2016年10月12日香港立法会新一届议员宣誓仪式上,罗冠聪在提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故意采用疑问语调.

2019年8月6日,罗冠聪等与美国驻港领事交流,内容包括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民主法案》、要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  。8月,罗冠聪抵达纽约,去耶鲁大学进修硕士 。

2020年7月13日,罗冠聪逃离香港,前往伦敦。

2020年07月31日,香港警方正式通缉6名逃往海外的乱港分子,其中包括“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据了解,这6人分别涉嫌煽动分裂国家、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

这就是悲哀的地方,香港青年能跑到首都读大学,本来对祖国应该是有好感的,结果被这个反华导师张千帆训导一番,就成了铁杆港独,积极参与香港暴乱。

这就是教育界里要清除汉奸慕洋狗的原因,他们会带坏一窝。

但反过来看,田飞龙有两三年短暂导师也是张千帆,但1983年出生的田飞龙,依然能拒绝张千帆的恶毒洗脑,走出了自己独立思考的正道,追求真理,捍卫文明。

这就是希望所在。

正如《河殇流的绝唱:汉奸制作《通往北京的道路》跪舔白皮被中国青年人打脸》所述,八十年代逆向种族主义和新蒙昧主义余孽,面对新时代,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

炎黄专题:人文社科领域多汉奸及其根源》里,提及了《文化汪达尔人在中国的末路——旧文人阶层的困境》。

在法律领域,法律圈的汉奸,在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以后的真实世界面前,也越来越狼狈:《炎黄专题:坚持司法人民化、中国本位、警惕媚外法律祭司既得利益集团》、《中国法学新世纪思想解放运动:批判打破西方法律阳具崇拜的殖民牢笼》。

乔木有了新思考,也要拜米国赤裸裸真相曝光所赐:《前公知乔木嘲笑中国崩溃论、抨击中央民族大学赵士林拿着中国退休金在米国骂中国

田飞龙、乔木们的光明,就是张千帆们的末日,后者的恼怒只是失败者的哀鸣。

乔木日记(74):作文、做人、扫地出门

2020年8月3日的纽约时报,提到一个人。

田飞龙,1983年生,北大宪法学博士,北航法学院副教授。2014年占中前后,在港大访学一年。

纽时称:

田飞龙第一次来到香港时,要求自由选举的呼声不断高涨,他说,这个社会似乎体现了他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所学习的自由政治理念,令他感到同情。

然后,当2014年这些呼吁升级为香港各地的抗议活动时,他开始日益赞同中国的警告:自由可能会走得太过火,威胁国家统一。他成了示威活动的强烈批评者。

六年后,当中国对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实施全面的国家安全法时,他成了这项法案的坚定捍卫者。

纽时采访、提到了很多中外法律学者,形式上平衡,但倾向是明显的。最后称:

自从中国立法机构在6月底通过安全法以来,田飞龙和其他在同一阵线的中国学者,在许多文章、访谈和新闻发布会中,都积极为该法辩护。田飞龙认为,中国知识分子下一步将面对的是不断恶化的中美关系。

「包括我们学者,我们也要选边站队,对吧?」他说。「对不起,现在目标不是西化,现在目标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报道发表后,著名公知荣剑先生,推特发帖:

之后又发一贴,连我捎上:

他们都号称是自由主义者,但只坚持自己的言论自由,不包容别人的言论自由和思想变化。变化了就是政治投机、卖身求荣、为了几个赏钱。

我过去是学者,现在美国是商人,疫情期间公司关张,写文自救。原来不是政客,以后更没意愿,也无可能。侯门一入深似海,辞别体制,决计不会再回头。

田我不认识,看资料,小我13岁,也是一路读书上来,现在就是个普通副教授,研究和香港有关的法律。担任的两个职务,一个是北航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一个是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了解高校情况的,都知道这是两个虚职,学术方面的,而不是拥有权力的行政职务。

荣剑说我们政治投机,从何说起?还是他有这样的心理?

卖身求荣更是恶意诋毁。我在美国保持独立,谁的钱也不拿,靠市场谋生。商人、自媒体,卖给谁,又求得什么荣?

田是研究一国两制的,让他跟着你们支持港乱,就不是卖身?

恰恰相反,荣剑游走中外,两头通吃。这是去年在美国的会议,说些邀请者喜欢听的话:

(右一荣剑、右二贺卫方)

真要荣华富贵,恐怕跟着荣剑提到的张千帆、高全喜两位,更容易获得。

这两位都是体制内有身份、担任学会职务的教授。张千帆教授北大的招牌,就是地位和影响。高全喜从北航学科领导,到上海交大讲席教授,长袖善舞,美国不止一套房子,公知圈令人称道。

至于说为了几个赏钱,田我不了解,荣剑、赵士林等同党多次攻击,说我的文章打赏来路不正,是有关部门的安排。自己内心阴毒,不光揣测别人,还污蔑网友。

而且这些人把公立大学、公共教育,当做过去的私塾、学徒、江湖的帮派、自己的码头。什么高全喜收了田飞龙,那么谁又收了高全喜,给他位置待遇?

张千帆教授把学生“扫地出门”,也是一种多么陈旧的认识。现代教育,师生又没有人身依附关系,观点可以不同,关系不和可以不来往,但上学时的师生事实,总不能抹杀吧?

观点不同,就说学生一条道走到黑、悲哀。倒是学生的回答,不卑不亢、有情有义、柔中带刚,就差一句: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

既然谁都不代表真理,为什么就不容别人不同?不是自称自由主义者吗?

文章图片见 https://mp.weixin.qq.com/s/PB2SjJmW7UIvtIR9IbzL8g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1566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2008/1955.html

本文话题:

大家都爱看
田飞龙正气凛然冷对慕洋狗张千帆的师徒奴隶黑圈子 语文教育走上邪路:评错综繁复组合概念、繁文冗语矫饰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