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历史真相 > > 正文

不要再美化无能又流氓的雇佣军飞虎队了,它们跟苏联航空志愿队比屁也不是

乌鸦校尉 2020-07-31 11:17:20

关于苏联航空志愿队,可阅炎黄之家:《苏联航空志愿队功盖飞虎队

自打最近(2020.7)成都领事馆关闭后,米国驻华大使馆微博这边就开始不断发微博,天天给自己“喊冤叫屈”,大肆宣扬米国驻成都总领事管的所谓“功绩”。

为了找出一点所谓“米国对中国好”的例子给自己贴金,米国驻华使馆又双叒叕把半个多世纪前的飞虎队拿出来了。

实际上,飞虎队这段历史,最近这些年经过无数人的美化,他们援华的功劳被严重夸大了。

比起苏联援助中国的飞行员来说,历史上真正的飞虎队,是一群拿钱办事的雇佣兵,给蒋委员长的国民政府服务的,中国人民不欠他们的。

这个历史事实,只有少数网友知道。


现在很多国人印象里的“飞虎队”,都不能叫历史改编,应该叫神话传说。

有人说,飞虎队毕竟是米国人漂洋过海,真心实意、舍生忘死帮助中国抗战的,这可是大大的良心,你们为什么还要挑三拣四?

有句话说得好,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飞虎队来中国,真的是真心实意、舍生忘死来帮我们抗战的吗?

 

所谓的“飞虎队”,成立于1941年8月,正式番号是“中国空军米国志愿大队”。

这里面的“米国”,实际上指的是“美籍”,即飞行员都是米国人。

相比于现在一些国人称赞飞虎队“支援抗战”之高调,当年的米国人都不敢这么吹,相反,米国政府只敢偷摸摸地默许这支队伍的存在。

为什么?

因为在那个时候,日本人还没和米国人打起来,只是有快要打起来的苗头,米国还一直在和日本做交易呢。

“中立”才是当时米国的最大正义,什么“反法西斯”,什么“支援抗战”,那都得靠边站。

事实上,在抗战早期,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所需要的物资,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找米国买的。

仅1937年日本进口的战略物资中,有54.4%都是从米国来的,其中包括92.9%的铜、91.2%的汽车及零、60.5%的油料、59.7%的废钢铁、48.5%的各种机械和发动机。

正因为如此,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在1937年从米国离开回国参加抗战时,曾说过这么一段话:“我回国参加抗战去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日本炸弹炸死,请你们不要忘记,我身体的百分之五十四点四是被你们米国炸死的!”

 

只要日本人不动米国的利益,日本法西斯怎么杀害中国人米国都不会管的。

这一点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当时,有不少在米国的华裔举着牌子上街游行,抗议米国向日本卖战略物资,怒斥这是在支持日本军国主义政府侵华,间接杀害中国的人民。

 

 

飞虎队名字里所谓的“志愿”,其实就是花钱雇佣,国民政府掏钱,对方提供服务罢了。

而且,这支雇佣兵的价码还不是一般的高。

首先飞虎队的战斗机都是国民政府掏钱买的。

 

国民政府花了450万美元购买了100架P-40C战斗机,一部分调拨给了在缅甸作战的美英军队,飞虎队实际上拿到了70多架,单价4.5万。

飞行员的雇佣费用那就更夸张了。

事实上,打一开始,组建飞虎队的人就是冲着天价的雇佣费用来的。

著名的“飞虎队长”克莱尔·李·陈纳德,来中国前在米军中因为政治斗争而郁郁不得志,1937年只是以上尉军衔退役,军饷标准为每月110美元。

但是在当时,国民政府普遍有一种“米国人就一定厉害”的迷信,所以给陈纳德开了极高的工资聘为国民政府航空顾问,组建飞虎队。

国民政府给他的每月最低工资标准是1000美元。除此之外,还包吃、包住、出差外出提供汽车和飞机,还给他配翻译,这些全由国民政府买单。

 

1941年8月1日,蒋介石签署第5987号命令,宣布成立“飞虎队”时,陈纳德声称招募到了110名飞行员、150名地勤机械师和29名后勤人员。

国民政府支付给普通飞行员的月薪是600美元,小队长月薪650美元,中队长月薪700美元。另外,每击落一架日机有500美元奖金。

这个价格是同期中国普通飞行员的20倍,顶级飞行员的3倍多。

别说是跟中国飞行员比,飞虎队员的薪酬就算拿回去跟他们的米国同行比,也秀得一批。1942年,米国陆航在前线的飞行员,月薪最多的,把各种战地补贴、出勤补贴加在一起,也只有347美元;而一般飞行员月薪才150美元。飞虎队员在中国挣的钱,足够他们回国后成为全国前5%的高收入富裕阶层。

飞虎队这种无能又贪腐的特征,传承自米军:《米军系统性的腐败体制:咖啡杯1280美元,插座299美元,马桶盖1万美元

 

那有人还是要抬杠:人家可能真是为支持抗战而不是为钱来的呢?

 

1942年7月3日,成立不到一年的“飞虎队”宣告解散。原飞虎队员可自愿选择是否加入新成立的“米国陆军航空队驻华特遣队第23大队”,继续“支援抗战”。

结果,除了陈纳德本人以外,没有一名飞行员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只有少数地勤人员留下来转入米军服役。

为啥?因为新的米军大队,薪金改为按米军标准发放。

陈纳德因为和中国高层有关系,所以重回米军建制后升为准将,职位火箭般蹿升。可想而知,其他飞虎队员如果继续留在中国作战,职衔上跳个几级问题也不大。

但这都拦不住队员们的退出,因为他们打一开始就是为了钱来的。

 

工资付完了,国民政府的服务也是相当到位。

陈纳德跟蒋委员长提的是:“应给每个飞行员提供单人房……给全体人员提供分隔、独立的浴室及厕所……给每五十个人提供游戏娱乐房。这些房间应该有打牌桌、游戏桌或乒乓球桌。”

 

飞虎队通讯员R.M.史密斯在《飞虎队日记:与陈纳德在一起》中记载,当他抵达昆明时:

房子又新又干净,餐桌上有白布……以及很不错的美式火腿、鸡蛋、咖啡。招待所里买得到骆驼牌香烟。浴室有淋浴和热水……二楼还有真正的酒吧……这里的生活太不费力……我把脏衣服扔在地上,服务员把它拿走,洗干净后再拿来,放在适当的衣柜里。我吃午饭或早饭时,两、三个中国佣人在给我洗车。

存在仅短短一年的飞虎队,就吃掉了中国人800万美元!

蒋委员长花了这么多钱,飞虎队总得听他的话吧?

不不不,陈纳德从一开始,就把飞虎队看成自己的私有财产和政治资本,关于“飞虎队”的一切事务,中方都无权过问,更没法插手。

整个飞虎队员在中国期间,那是颐指气使惯了,作威作福。

1942年初,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到昆明飞虎队驻地视察慰问时,居然不止一位“飞虎队”员粗鲁地打断蒋介石的讲话,甚至当着宋美龄的面高喊着“no pussy no fight”。除陈纳德本人外,其他在场的米国人也大都纷纷起哄叫好。

宋美龄好歹是蒋委员长的夫人,米国人身为雇员,当面以如此污言秽语提出性贿赂的要求,这是什么素质?

飞虎队领导的反应是什么呢?当然是赶紧以喝醉了酒为名把那个口出狂言的飞行员拉走,给国民政府留点面子。

 

事后,国民政府还真的为了满足米国人的要求,四处张罗失足妇女……陈纳德也完全放飞自我,豪言:“小伙子们可以白天上天,夜里上床,日夜鏖战!”

飞虎队在中国期间队伍毫无纪律可言,因国民政府不能及时发放薪酬和奖金而拒绝升空作战的丑闻时有发生;打架斗殴、偷盗、骚扰驻地附近妇女更是家常便饭,到“飞虎队”解散时,竟然有一半人患上了性病。

 

好吧,就算国民政府花了大钱养了大爷,如果他们水平真的高,打鬼子不含糊,物有所值,这钱也算花得舒坦。

然而事实怎样呢?

陈纳德自己说得明白:“飞虎队组建之初,顶多只有十余人能胜任P-40战斗机的驾驶。其他飞行员此前只飞过高空大型轰炸机、鱼雷轰炸机、运输机或水上巡逻飞机。

他们中的大多数此前根本就没开过战斗机,更没见过P-40。”

 

仔细想想也知道,陈纳德自己在米军中就不受待见,哪个米军部队会把精英飞行员让给你?

从1941年7月开始,飞虎队开始在昆明进行训练,短期内就摔了3架(前后共摔10架),一架可是4.5万美元啊!

 

而说到所谓的“战绩”,那真是一笔糊涂账了。按国民政府实际支付的“击落敌机奖金”,飞虎队共击落、炸毁日机297架。然而多方研究中,这个数字差异极大,从30多架到300多架不等。

这咱们就得看下交换比了。飞虎队一共就这点飞机,总的损失也就是几十架;而飞虎队的作战中,共有战斗出动102次,包括26次空战,轰炸23次,掩护轰炸4次,空中拦截10次,这实在算不上多。

这样的出战率,想要打掉300架敌机,是绝对不可能的。

二战中米国海军头号“王牌飞行员”戴维·麦坎贝尔,1933年服役,在整个战争期间击落34架敌机,是米国海战中歼敌最多的飞行员。

然而,这样的王牌飞行员,在大战中的首次击落也是1944年6月才取得的。

为什么?

因为米军参加二战的时间很晚,王牌飞行员总是需要时间成长的。

 

二战期间米国陆航、海航、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各自的前三号王牌,有8人是在1940年以后才入伍。

海航第一王牌在1944年之前尚且颗粒无收,远在中国西南的飞虎队员,怎么可能以一敌五、以一当十呢?

如果综合日本那边的损失来计算的话,飞虎队的实际击落,大概在100架左右,但这笔奖金蒋委员长是按照297这个数字给的,可以说是中国好老板了。

所以,所谓飞虎队来华作战,根本不是什么“米国的援助”,也不是出于“国际主义精神”或者“对中国抗战的同情”,纯粹是在高额酬劳的诱惑下前来远东淘金的。

一旦收入不及预期,转身便走,头也不回,很现实,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钱就好,谈什么感情。

 

飞虎队仅存在了一年(实际作战仅半年多),没有让日军战略、战术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更无力影响战局。

咱们中国钱一分没有给他们少付,蒋委员长还极其大方,让原本囊中羞涩的米国精神小伙一跃成为大富翁,让原本在米军中已经混不下去的兵痞职衔扶摇直上,怎么说,中国人也不欠飞虎队的吧?

而且,自始至终,飞虎队的人只是拿钱给国民政府办事而已,对中国人民,他们从来是没有什么感情可言的。

尤其是快被某些人吹上了天的陈纳德。

 

抗战结束后,1946年,陈纳德与他人合资成立“民用航空运输队”,协助国民党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战后运输业务,以及承包军用空投任务。

在国共内战中,陈纳德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国民党一边,他的航空公司由民用转为军用,帮老蒋空运军队、武器,侦察和轰炸解放区,袭击中国人民。

毛主席的名篇《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就点名陈纳德:“陈纳德航空队曾经广泛地参战。米国的空军除替蒋介石运兵外,又炸沉了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

试问,陈纳德的所作所为,何尝和“保护”中国人民有关呢?

如果说,抗日战争时期,陈纳德对中国还有所贡献的话,那么解放战争时期的陈纳德,不过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飞贼”而已。

 

而且,不只是陈纳德,因为米军在解放战争中押宝国民党,所以和国民政府有很多合作,派了驻军过来。

虽然驻军数量不是很多,但众所周知,米军的军纪特别差,哪怕他们在中国待了没几年,他们犯下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

 

具体可阅:《米军是充斥强奸犯、杀人犯的匪军,1940年代在华罪行罄竹难书:沈崇事件、景明楼事件

 

今天,是米国率先挑衅,关了中国在米国的总领馆,咱民间有句俗话,“先撩者贱,打死无怨”,我们还击一下,于情于理都没问题。

结果米国又是庄女士带头喊冤叫屈,又是大使馆微博翻飞虎队的陈年烂账宣传“中美友好”,搁这冲击奥斯卡呢?

米国驻华使馆这两天飞虎队发来发去,无非是配合国内的口径,展示“米国对中国有恩”,暗示“中国应该主动和米国搞好关系”,想让我们对米国感恩戴德罢了。

但哪怕米国某些政客和公知们重复一万遍,谎言也不会变成事实。

中国的建立、发展、崛起,从来靠的就不是米国人的什么“恩惠”,什么“施舍”,某些人要跪,就自己跪去吧。中国,一点也不欠米国的。http://www.xinghuozk.com/131646.html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2007/1944.html

本文话题: 抗日 美国

大家都爱看
假装自己有过“青铜器时代”的西方:中国青铜器是西方 米军是充斥强奸犯、杀人犯的匪军,1940年代在华罪行罄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