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社会主义”引爆米国网络,被米国资本主义毒打的年轻人开始自发反思新世界

炎黄综合 2020-07-30 17:52:58

当米国日益腐朽的资本主义专制统治秩序,遭遇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重击时,米国资本专政的舆论专制铁幕再也无力继续营造乌托邦,被米国资本主义毒打的年轻人终于走出洗脑屋,找回自我,发现资本主义罪恶,开始自发反思,探寻真正的美丽新世界可能性。

在米国诸多网站文章讨论中,已经频繁见到这种反思和呐喊,见附录。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桑德斯是敏锐觉察崩塌米国潮流的先驱》里,我们提到:

桑德斯是敏锐觉察崩塌米国潮流的先驱,2020.3桑德斯承认:“在米国只有千万富翁才能挺过肺炎疫情,普通人就别想了”。

但桑德斯作为米国资本主义的改良者和事实上的捍卫者,终究不敢直面米国野蛮资本主义的深层问题。

桑德斯有强烈妥协性,其资本主义基本立场内部相对偏左翼的站位,证明其实米国资本寡头们认为其可控,所以拿出来当吉祥物,米国人民的苦难仍将持续。

米国权力过于集中强大的资本寡头,反过来使其已经失去改良自清能力,只能像明朝那样崩塌,可见:

米国年轻人的觉醒,是他们的自救努力,但考虑到米国真正的左翼运动和力量,已经被严酷镇压近百年,其未来很难乐观。

当然,反观中国,同样被修正主义下冷酷地租、野蛮资本主义、福报996和人民富豪毒打的年轻人,也在反思:

资本主义最猖獗的时候,也是其走下坡路的开始。

这是一场全球新人们反剥削、反压榨的先声。

另一个世界是可能的。

中国年轻人的幸运是有教员毛主席先进理论的引导,米国年轻人要茫然的多。

炎黄专题:人民导师毛主席

“社会主义”引爆米国网络

原文为《这篇关于"社会主义"的文章,引爆了米国网络》,环球时报2020.7.29

近日,米国主流媒体彭博社刊登的一篇关于“社会主义”的文章,在米国的网络上引起了热议。

这篇文章宣称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之下,受损严重的米国80后和90后这代年轻人正快速地倒向“社会主义”,然后提出了一番化解这一趋势的办法。

这篇文章的作者名叫Andreas Kluth,曾是德国商报国际版的主编,目前给多家西方媒体做专栏作家,评论各种经济方面的话题。

在他这篇名为“50后和60后们,我们要用社会主义来革你们的命”的文章中,Kluth先是用文章的大部分段落阐述了米国80后和90后这代年轻人为何会越来越青睐“社会主义”的原因。

他说,虽然新冠疫情看起来对老年人最为致命,但从经济的层面来讲,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是属于80后和90后这代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他给出的理由是,与早就已经在安享晚年的30后40后、正在开始享受退休生活的50后和60后、乃至凭借着上世纪90年代的米国互联网革命,已经“业有所成”的70后不同,80后和90后实在是被时代“亏欠”的一代人——当他们从学校毕业开始找工作时,就赶上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

Kluth称,这直接导致这代年轻人没有像他们的前辈那样拥有好的职业发展前景,不得不面临只能打零工和失业的局面,数据也显示这代年轻人工资和存款,也都比50后60后和70后在年轻时要少,这也是在他们选择晚婚晚育,并继续和父母住在一起的一大原因。

而新冠疫情的袭来,在Kluth看来,则进一步加剧80后和90后这代人的困境。这不仅是因为这次疫情给米国经济带来的冲击比2008年的金融海啸还要强烈,更因为在政府的防疫措施下,许多需要雇佣零工的酒吧、发廊、餐馆和搬砖的工作都不得不关闭,而这些工作恰恰是受2008年金融危机冲击的这代年轻人为了糊口而选择的工作。

他因此认为,这代年轻人有理由为前途感到焦虑,为现状感到不满——尤其是他们还意识到了50后和60后享受的丰富的退休金,是需要靠身陷困境的他们来支撑的;意识到了他们面临的高房价,也是这群老一代人给炒上去的;可老一代人享受的公共医保,却是他们这些年轻人无从获取的。

Kluth称,这些情况都令米国的年轻人对那些靠“压榨”他们前景来享受生活的老一代人备感不满,并因此令他们开始在政治上转“左”,开始希望用“社会主义”来解决这些问题。

 

不过在写到这里时,Kluth突然话题一转,开始批判起“社会主义”来,称这些在绝望之下开始倒向社会主义的米国年轻人,并不清楚“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所以他们才会被一些“左派民粹分子”忽悠,把他们拿出的“给富人加税”和“限制房租”等措施当成是“社会主义”。

他还称“社会主义”所带来的公平是建立在“剥夺社会的前景和个人自由”之上的,米国社会应该避免落入这种命运。

紧接着,他便提出了一套他认为能解决米国年轻人困境的“指导思想”——古典自由主义,称强调“机会公平”而不是“杀富济贫”的“古典自由主义”才是解决米国年轻人困境,同时又不让他们走入“社会主义”道路的正道。

他还打着“古典自由主义”的旗号给出了4个米国以及其他西方需要考虑的改革方向:实行全民医保,改革退休金制度延迟退休,简化税制,推行全民基本工资制度。

最后,Kluth表示如果米国人不希望自己的年轻人选择“社会主义”道路,那么米国所有世代的人群就应该以“自由主义”为纲领,给年轻人提出一个更公平的方案。

 

目前,这篇文章已经在米国的社交网站“推特”上引起了热议,还一度成为了推特上的热门话题。但尴尬的是,不少年轻的米国网民并不认可这篇文章里提出的观点。

不少米国网民首先表示他们被这篇文章给“耍”了,因为这篇文章的前半部分确实说到他们的心坎里去了,可文章提出的解决方案却根本不是他们想要的。

不少人还称他们如今陷入的困境恰恰就是自由主义害的,所以应该去寻找新的出路,而不是还想着用自由主义去挽救自由主义。

有人指出米国年轻人转向社会主义并不是疫情闹的,而是资本主义逼的,疫情只是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原本就对资本主义的不满。

这些人还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没得救了,什么花言巧语都改变不了这一趋势,文章最后提出的那些“古典自由主义”的改革方案,也不可能不通过“杀富济贫”去实现,所以人们只会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消除资本主义这种让权贵掠夺大众的体制。

有人还对文章中宣称社会主义会“剥夺社会前景和个人自由”的观点提出质疑,称现在米国的情况就是握有着巨大的财富的那1%的人在剥夺全人类的发展前景,“这难道不是一种对大众个体自由的剥夺?”

有人则怀疑这篇文章要么是用“古典自由主义”去偷换“社会主义”的概念,要么就是作者自己也没有搞清楚“古典自由主义”是什么,因为不论是全民医保、全民基本工资还是延迟退休,都不是“古典自由主义”提倡的,更何况那篇文章中本身也潜藏着一种想让米国的50后60后放弃自己的部分既得利益,让利给年轻人的观念,这不就是在变相劝老一代人自己革自己的命,省得被年轻人用更激烈的方式给革了么…...

有人干脆给“社会主义”打起广告来,称社会主义能带来公平的机会,公平的医保和公平的住房,还能降低犯罪率,让人口变得聪明,带来一个没有亿万富翁和无家可归的人的社会。所以人们不应该害怕社会主义,应该尝试“社会主义”。

不过,从其他网民的留言来看,此人所支持的“社会主义”应该是北欧乃至德国的那种“社会主义”,而不是委内瑞拉的那种“社会主义”。

但有人分析说,评论中确实有不少人并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他们想要的应该不是前苏联和东欧的那种“社会主义”,而是北欧的那种“社会民主体制”,是学术上被称为“奥尔多自由主义”的一种,其强调的是通过一个强力且独立于财阀影响的政府,来平衡资本主义社会,一方面限制其掠夺性,一方面给人们创造更多平等的发展机会。

当然,这种将北欧模式误当成“社会主义”的情况在米国一直普遍存在。米国《华盛顿邮报》和《外交政策》杂志也曾刊登过“澄清”文章,强调说米国一些人希望学习的北欧的“社会主义”制度根本就不是“社会主义”,而是资本主义的一种,并称北欧的那种制度首先得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支撑,其次是针对中产阶层的高税负,而且他们的医保也是需要分担和自付的,并不是米国一些羡慕他们的人所以为的“免费”。

“北欧国家是很慷慨,但这些国家也不傻,他们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文章称。

但这些文章忽略的一个情况是,即便误认了“社会主义”,这也真实地反映出不少米国人对于米国现行制度的不满,以及对于一个新制度的渴求。只不过在西方舆论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常年“非黑即白”的描述下,那些受够了资本主义的米国年轻人,便认为自己所渴求的是“社会主义”了。

而从一个更大的层面来看,除了彭博社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米国年轻人外,米国其实还有一大群中年失意者也对现状非常不满。

但与对资本主义全无好感,渴望“变天”的那些米国年轻人不同,这群中年人曾经享受过资本主义的辉煌,所以他们寻求改变现状的方式是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工厂机械轰鸣和没有全球化的米国,并选出了承诺能带回这一切的特朗普当了米国总统。

但米国早已不是那个米国,它的贪婪和野心早已令其急速膨胀成为了一个难以调转方向的庞然大物,更不愿放弃自己今时今日紧握着的世界霸权,又何况是开倒车呢?

只是可怜了米国的年轻人,以及这些中年的失意者,他们本是被牢牢地绑在这头巨兽的身上底层“蝼蚁”,却反而将彼此视作敌人在互相伤害……

米国网民抨击米国资本主义专制统治制度

在米国诸多网站文章讨论中,已经频繁见到这种反思和呐喊,

《米国各地爆发反对警察暴行和特朗普秘密警察的抗议活动 Protests Against Police Brutality and Trump''s Secret Police Are Exploding Across the U.S.

http://www.ltaaa.com/article/32397

拒绝冷战!我们黑人左派不跟米国统治者一条心

玛格丽特·金伯利,米国作家、活动人士,2020-07,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伦敦当地时间7月25日,一场由多国学者和活动人士自发组织的题为“拒绝新冷战”的在线视频研讨会在多个平台上同步直播,针对米国挑起的新冷战,学者们在会上一致表示,任何形式的新冷战都是完全违背人类的利益,呼吁米国摒弃冷战思维,支持中美在相互对话的基础上建立关系,并致力于人类团结。本文为米国黑色议程报告资深编辑玛格丽特·金伯利(Margaret Kimberley)在会上发言。

近50年后的今天,冷战又卷土重来,这次中国被本届米国政府宣布为敌人,米国人被驱策进入狂热状态,对中国充满仇恨和猜忌。

现在,每当商业媒体提到中国时,总会额外加个形容词“共产主义的”。这种愚蠢的画蛇添足一种战争宣传,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诋毁与诽谤。媒体告诉我们,100万维吾尔人受到了监禁,却完全拿不出什么证据。中国是最早爆发新冠病毒疫情的国家,也是最早战胜新冠病毒的国家,其死亡病例数量之低还不到5000人足以证明这一点。在米国,我们依靠中国生产的口罩和其他防护设备抗击疫情,但却把中国说成是一个恶棍。正是这个国家在认识病毒传染性的一个月以内,就向世界提供了战胜病魔的钥匙。

中国能做到满足人民需要,保护人民健康,而那个做不到这一点的国家现在遭到了国际社会的遗弃,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禁止米国人入境,把米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麻风村。特朗普总提起“功夫流感”和“武汉病毒”,但正是中国战胜了这种导致13万米国人死亡的疾病,并强制实施了隔离检疫——米国的隔离政策给数百万人造成了经济灾难。

米国人接收到的只有战争宣传。特朗普和拜登相互攀比谁会对中国更强硬。本周,我们看到米国政府再次违反国际法,关闭了中国驻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的中国总领事馆。

在米国北边,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在特朗普背后说他的坏话,但却从不逾越米国划的线。当华盛顿方面命令加拿大逮捕华为创始人的女儿孟晚舟时,他们完全照办。米国指责华为与伊朗做生意违反了米国的制裁令。在米国或加拿大的法律中,没有任何法律允许逮捕她,但加拿大就像一个听话的小木偶一样,叫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中国采取反制措施逮捕并拘押了两名加拿大人。但特鲁多一条路走到黑,拒绝释放孟晚舟。

当政治宣传像乐曲一样让人听了一遍一遍时,它就成功了。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都会记住它。禁止中国共产党员(约1亿人)进入米国的威胁似乎很可笑,但这种愚蠢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其目的是让公众认同危险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数百万人相信中国监狱里关押着几百万维吾尔人。这个指控是假的,完全是捏造的,就像伊拉克存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科威特婴儿被从保育箱里带走、利比亚士兵服用伟哥药片、俄罗斯人悬赏猎杀美军的故事一样。但当媒体完全忠于政府口径,再大量重复这种谎言时,就能给中国造成实在的伤害。

可以预期,未来会有更多类似关闭休斯敦总领事馆的事件,中国政府也将进行反制。令人恐惧的是,平时很理智的人可能会变成暴徒,政府说什么他们信什么,将一个从未伤害过他们的国家看作敌人。但这并非偶然。

这样的历史并不新鲜。20世纪40年代末中国革命时,米国有人争论谁“失去”了中国,仿佛中国是米国的财产而不是一个主权国家。那是白人至上主义影响外交政策所导致的结果。中国与欧美交往的历史算不上愉快。例如德拉诺家族,对,就是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曾祖父母,靠倒卖鸦片发了财。英国人偷走了香港。如今他们离开香港20年后,还在继续扮演小哈巴狗,与米国一道利用香港来破坏中国的稳定。不光是加拿大和英国,澳大利亚也来凑热闹,甚至查抄了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一名议员的家,而这名议员不过是主张改善中澳关系而已。

我提到了“五眼”国家中的四个,五眼国家是英国及其前分支殖民地米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随着帝国计划达到狂热的程度,它们的合作变的更加紧密。

米国有参议员提出,应该只允许中国学生学习莎士比亚,不准学理科,真的有个参议员这么说过,还针对共产党员说了一堆废话,但中国仍然坚持走自己的路,这么做自然使米国气得不行。

中国和伊朗达成了相互提供援助和石油的协议,这意味着米国拿制裁说事儿将在短期内造成痛苦,而被制裁国家最终可能走向繁荣,到那时候米国就要动手了。

我认为,极为重要的是,我们这些自称左派的人要知道自己应有的立场是什么。我们必须始终反对米国/北约,反对它们纠集附庸国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发动攻击。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当米国说起人权时,请记住这个国家是全世界关押本国公民最多的国家,有大约200万人被监禁。其军费开支超过了排在后面的十个国家军费总和。它允许警察每年杀死1000人。新冠疫情已经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使更多人陷入贫困,米国牟利的医疗保健体系是这个国家不存在人权的证据。每当我们听到看到战争宣传的时候,我们就要大声疾呼,不让自己被歪理邪说蛊惑。我们不能站在米国政府的角度来考虑它关于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的声明。统治者的利益不是我们的利益,我们决不能忘记这一点。非常感谢。

《蓬佩奥对中国有个重大发现!中外网友一致同意》

就在今天早上,米国国务院在境外网站“推特”的账号上,发布了国务卿蓬佩奥一则关于中国的“大发现”。

搞笑的是,蓬佩奥的这一发现不仅引起了中外网民对于他的嘲笑,而且这一发现还获得了中国网民的“高度认同”。

原来,这位米国国务卿关于中国的“大发现”是:“中国共产党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

http://www.top81cn.cn/forum.php?mod=viewtree&tid=1184117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2007/1941.html

本文话题: 美国 青年 社会主义

大家都爱看
“社会主义”引爆米国网络,被米国资本主义毒打的年轻 西方强权匪徒用商业超限战维护邪恶的西方中心秩序:米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