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中国要准备大规模海外撤侨,在全球建立供国人避难的安全区

NE0 2020-03-18 20:55:52

在过去的文章已经说得很清楚,在海外所有的国家都无法像中国那样控制疫情的话,如果我们可以预见到最坏的结果,那么事情就一定会发展到最坏的结果。

床破近日在twitter上公开把新冠肺炎称为“中国病毒”,已经是一个很不好的苗头。

除非未来,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病毒来自于被关闭的美国陆军生物武器实验室,或者,我们操纵海外舆论的能力,能够在一夜间超越西方现在对海外舆论的把控,否则,我们肯定是要面对来自西方源源不断的抹黑和攻击的了。

因为随着整个欧美疫情的加重,这是他们唯一能够转移民众对欧美无能的政府和体制的怒火的渠道。

有些在海外的朋友一直担心海外华人会遭遇到和二战时候犹太人的遭遇,其实这也一直是我的看法。

不掌握国家政权和暴力机器的族裔,从来都只有当砧板上的肉的份,不管当初逃离自己的母国的时候卷走了多少财富。

那些死心塌地给西方当狗的香蕉人就不说了,他们毫无疑问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成为死得最快的一批牺牲品,但在海外,尤其是欧美的大部分中国人,并不见得所有的都是可恶的香蕉人,很多人是因为学业,工作,家庭等不得不留在当地,这不是一个少数。

他们现在的处境其实非常尴尬,因为最有钱的一批,已经买着18万一张的机票连夜飞了回来,对中国最绝望的一批,估计是宁愿进毒气室也不愿意回来的,恰恰是中间这一批,上有老下有小,回也回不来,走也走不掉。

我已经在《股票全线崩盘,但欧美远远没到最黑暗的时候》里说过,6月份前,指数增长的病毒一定可以将美国大多数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瘫痪掉。

任何研究过城市作战的人都知道,越大的城市其实越脆弱,因为它需要从周边源源不断吸取巨大的人力和物资来供养城市里的市民,一旦这种渠道断绝,随之而来的就是抢掠和饥荒。

那时,现在的很多发达国家,很可能会沦为今天糜烂的中东甚至是完全无政府状态下的非洲。

在整个西方媒体的敌意煽动下,大量的欧美底层,一定会为自己的怒火找到一个发泄的渠道。

很多人觉得,既然那些中国人都到了西方,还要管他们做什么呢?

我觉得,在我看来,于情于理于利益,除了那些彻底给西方当狗的香蕉人不值得去拯救,其它的很多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留在西方的人,是值得去为他们制定一个计划的。

186说过,要赢得胜利,要把我们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其实,很多时候,就我个人经验来看,什么朋友最可靠,其实是从敌人那里投过来的更可靠。

对于大部分没有在西方生活过的人来说,很多时候讨厌西方可能只是一种信息不透明状态下的下意识行为,但对于那些在西方生活过而又厌恶西方的人来说,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已经看到了西方在所谓的“民主”、“自由”等各种光鲜旗号之下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和对有色人种的无所不在的看得见的看不见的歧视。

但很多人看透的时候,已经无法抽身重新回来了,而这些人,实际上是我们要极力争取的对象。

整个国家当时花了多少巨大的投入,才培养了这一批能到外面的人,不管是他们的人,还是他们能重新携带回国内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有用的。

而且,在我看来,他们中的很多人,人生中价值观的第一次崩塌,是被打开国门之后西方当年的强大所无情地击溃,而他们价值观的第二次崩塌,则是来自于深入西方社会后看到的赤裸裸的真相。

一个人的价值观如果能崩塌过两次,只剩两种结果:第一、这个人废了,第二、这个人如果没有废掉,那么他一定离自己要找到的路不远了。

在我看来,一个人一旦非常清楚地知道了自己要走什么路,那么他一定会比那些因为无知而踏上这条路的人更加忠诚,更死心塌地。

这次疫情,一定会让中国收获一批因为这次疫情更清晰地看清楚西方真面目的人,我们要重新登顶世界头号强国,就一定要让所有忠诚且有用的人,能够为我所用。

按照当下疫情在西方各国的爆发式增长,其实留给我们去拯救那些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留在西方的中国人的时间,已经很紧了。

最快一个月,最晚不过两个月,在西方的医疗体系接近瘫痪,社会体系接近崩溃之后,二战当年那些对于不同族裔平民的暴力,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我们可以用于大规模撤侨的海军舰艇,从中国东部沿海出发,如果以17-20节的经济巡航速度,到美国需要20天左右。

也就是说,哪怕我们的舰队现在开始起锚,抵达美国西岸的时候,也是仅仅足够赶上可能的大规模骚乱。

甚至我觉得前一阵前往夏威夷附近演练的舰队,就不应该返航而是应该直接前往美洲沿海,在加勒比海附近以跟友好国家进行演习的名义待命。

而一旦欧美的社会由局部崩溃蔓延至总体性的糜烂,那么我们要考虑的就不仅仅是靠各种交通工具来撤侨,而是应该在全球开始建立供中国人避难的“安全屋”了。

北美的古巴,欧洲的塞尔维亚,非洲的吉布提,南亚的瓜达尔,这些重要国家或城市,很可能都会有大规模扩建成足以为大量中国侨民提供避难的场所的可能性。

怎么样在外交渠道跟相关的国家打好招呼,做好工作,甚至是派遣足够的先遣人员进行前期的准备,其实都应该是从现在开始了。

在海外为中国侨民建立大规模的避难设施,是我们迈向全球头号强国的一次测试,我们这些年深耕的很多节点的重要性,很快应该就可以见到了。

本来已经想休息,但对未来欧美可能出现的动荡可能会对一些还在海外的朋友的影响,总觉得不写这么一篇的话,会一直转辗反侧。

其实作为一个在西方生活和工作过,同时也真正看到整个西方建构在光鲜名词之下的丑陋的人,我非常能理解那些“出国之后更爱国”的很多朋友的想法。

对这个国家的爱,是真正远离了她的时候才如同情丝一般剪不断,只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像一张网一样越来越紧将你包围。

走在异国的街上,一句乡音,一句歌词,甚至是一阵偶尔飘过的米饭香,都会让人瞬间陷入到浓到化不开的家国乡愁里。

对于那些还在海外的朋友,只希望这篇,能尽我个人的一点微小的努力,给到你们一丝可能的微不足道的帮助。

 

附录:海外华人,应赶紧考虑换人民币把资产放回中国了

NE0 文,2020.3.22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这一次,我要来给海外华人吹唢呐了。

床破故意把Corona划掉改成Chinese,并不是心血来潮,在1月份的文章《程克定、邱香果、新型肺炎与世界性经济危机》里我已经说过,不管怎么样,他们一定会把脏水泼到中国头上。

欧美疫情的加重,只是加速了这一个过程。

包括特朗普的这个小动作,包括透过一些议员放出风来说要动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都是在进行危险的试探。

当欧美的医疗体系崩溃之后,紧随其后的就是社会秩序的崩溃。

社会体系崩溃之后,就是整个金融和债务链条的崩溃。

二战的时候,德国是怎么解决债务问题的?

把债主们用火车排着队押送进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焚化炉。

人烧掉了,债务链条也就消失了。

今天的法西斯美国,跟当年纳粹德国的区别,就只剩下一套已经千疮百孔的伪装。很快这套伪装也要抛得一干二净了。

不止是政府如此,米国人同样心理有问题:《美国人体面外表后隐藏着高度抑郁、病态、暴力、凌虐的灵魂

我对于所有还在五眼联盟内的海外华人的唯一建议是,如果人不能回到中国,现在赶紧去做的,就是把在海外的财产,换成人民币,转移回中国。

美国政府是根本不敢去面对这次病毒真正的起源的,从我国政府机器审慎的外交风格来说,如果不是手里掌握了一些比较猛的料,是不会让外交官在外面吹风的。

而日后一旦真的公布了(也就是双方私下没有达成最终的交易),美国为了转移视线,什么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的。

所谓的自由、民主、平等这些光鲜的狗屁词语,到时候什么X用都没有。真信了你就傻逼了。

二战时候的日裔美国人的遭遇,完全就是未来某些人群的真实写照。

日美交恶之后,所有的美籍日本裔人,均被美国视为日本间谍嫌疑人。在媒体的舆论导向下,美国很多商店及服务性机构开始抵制这些日裔美国人,保险公司取消日裔美国人的保单,牛奶工不给日裔美国人送牛奶、加油站拒绝为日裔美国人加油、杂货店拒绝卖商品给他们,银行也冻结了他们的财产。

最终为了彻底解决隐患,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命令,将全美约11万日裔美国人押送到集中营。并没收了他们全部的财产和投资。

当时,美国全境的日裔美国人大多数为第二代、第三代日裔美国人,到指定地点报到的日裔美国人,被临时扣留,每个成人只能携带150磅重的行李,包括被褥、化妆品、四季服装,每个孩子可以携带75磅重的东西。

每个人和每件行李都只有一个标签,他们不再有名字,而只有跟监狱一样的个人号码。

他们还被告知不能携带宠物,不能携带钱、珠宝、照相机、收音机、武器等任何金属制品。

然后,这些被剥夺了所有东西的日裔美国人都被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武装押送到集中营统一看管。

所有的安置点都被设在各个州的最荒凉的地区,居住环境非常差,没有自来水和独立的厕所,每一个区只有一个食堂、厕所、露天浴室。

大量的日裔为了活下去,要么上欧洲战场当战死率百分之几百的炮灰,要么去太平洋战场破译密码,审讯被捕获的日本人。

这都是活生生的历史。

当我看到那些黑白照片中的典型东亚面孔,看到的仿佛不是历史,而是未来。

还有个米国如何迫害德裔的文章:《强制爱国:“百分之百美国主义”歧视同化德裔移民——米国华裔将遭遇更冷酷的集体迫害

炎黄之家早就提醒:《【专题】警惕米国已经开始的新一轮排华暴行

这次疫情会改变很多东西,但大部分人对病毒的威力根本没有足够的了解和认识,从现在到6月份末7月初,整个疫情的扩散会到一个顶峰,但顶峰之后不是拐点,而是医疗和社会体系崩溃之后的深渊。

就像我在《是时候开始着手准备大规模海外撤侨了》里说的:

不掌握国家政权和暴力机器的族裔,从来都只有当砧板上的肉的份,不管当初逃离自己的母国的时候卷走了多少财富。

对于因为各种原因还无法回来中国的海外华人,请立刻考虑着手准备去留的问题了。

这次事件往后发展,欧美社会肯定是需要一批人去付出代价的,很多早期过去的第一代或者改革开放第一代华人,精神上已经彻底跪倒在欧美面前,没救了,那些死硬的香蕉人,就让他们去做那个“代价”吧。

很多在海外生活工作过的年轻一代,已经深刻地看到了中西文明的差异,只是因为各种原因滞留在欧美的,一定不要跟着那些死硬的茅坑石陪葬。

那一代人就像我在《90后,目标:2049!》里说的那样:

“在他们20多岁,即在形成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最关键的青年时代,也就是80年代,他们面对的是打开国门之后遇到的极其强大的西方文化的强烈对比。

这一强烈的对比,导致了那一代的很多人,精神上是有问题的,不管他们能否意识到,事实就是他们的潜意识里,是跪倒在80年代的西方文化之下的。

这一根源,是造成这一代人里面无数人精神痛苦的根源,他们不愿意接纳自己国家的文化和现实,却又想在一片陌生的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文化土壤里找到所谓的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归宿。可能这一辈的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扭转自己已经定型的三观,我对那些人,感到可怜,也替他们感到可悲。”

在我看来,那些精神上彻底上跪倒在西方的香蕉人,就好比股市里一个特殊的群体:追涨杀跌的韭菜。

不要以为追涨杀跌只能用在股市,个人对于国家的选择一样,上个世纪的时候,欧美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那些人就像疯了一样抛弃自己的国家去追求他们的所谓“发达国家幸福生活”,结果就是,那些人跟股市里最差劲的投资者一样,能买的到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的股票,其实已经是上涨周期的末端了,买进去就被套。而那些被他们抛掉的股票,却往往后期一下子一飞冲天,他们想买的时候已经发现再也赶不上。

我呼吁所有在海外的华人,一定要认清的一个事实是:二战的时候,美国同时跟德意日交战,但是仅仅针对日裔美国人设立了残酷的集中营,而同为敌对阵营的德国裔,意大利裔,是没有受到任何管制的!

因为,你长的这张脸,就跟他们不一样!这是你一辈子都更改不了的事实!

只有中国本土,才是他日天崩地塌之时你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越早地跟那些死硬香蕉人从思想上划清界限,把他们彻底当成一个做决策的反向指标,越早地未雨绸缪,在未来你就越有在已经动荡的西方社会活下去的概率。

作为一个已经绑定中国的人来说,于公,我希望海外的财富能够大规模地回流中国,因为那些本来就是中国无数人民辛苦了数十年积攒的财富,我绝对不想看着未来这些财富白白落入欧美的统治阶级手里;

于私,对于海外的中国人来说,有死硬的香蕉人,有中间的犹豫派,有出国之后更爱国的,前者我已经一再说过是不值得救的,但后两者,能多救一个是一个,因为经过这一轮考验再回到中国的人,除了那些哪里有利益往哪里跑的恶臭精致利己主义者,我相信更多是会更坚定地从思想上脱离欧美而绑定中国的。

那些因为看到了这篇文章而提早做好准备的人,你们在未来再回看今天的时候,会感谢今天给你们吹唢呐的我的。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2003/1604.html

本文话题:

大家都爱看
绝不应再向意大利派遣医护救援人员,他们不值得中国人 中国要准备大规模海外撤侨,在全球建立供国人避难的安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