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专题 > > 正文

【专题】围观香港怎么把自己作死

火草 2019-06-14 20:21:10

香港最近的事件,我们过去说过很多,这次不多说了,做个专题吧。

说明我们的核心观点:“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混血杂交会产生最残酷的经济社会制度”,《香港须尽快彻底清除殖民主义残存》。

有些人恨为何放任渣渣们肆虐,其实啊,ID逆毒党徒在,就是这种怂样。不过还好,茶杯里的风暴,臭港烂掉也无所谓啦,反正对大陆没影响,最多二代们最便利的洗钱途径阻断了,大陆平民就当看戏了,看港灿这帮傻比是怎么玩死自己的,顺便打某垃圾政策的脸,真好玩。

“支持香港动乱分子的都是煞笔。这个观点,我不会改变。被垄断资本压得看不到希望,还想扶住垄断资本资本控制上层建筑,不是煞笔是什么?”——安生

“比如说香港人你是不是中国人?那么据我所知很多香港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张口就我们香港啦,你们中国啦。这就是王八蛋,这种人就是给人家英国殖民者当走狗当惯了,到现在都是狗,你们不是人。我知道香港有很多人是好人,但是有很多香港人至今还是狗。”——孔庆东2012

香港将继续加速衰落:

1996年回归之前,香港一个城市的经济规模已是1.21万亿人民币,要理解这个数字令人恐怖到什么程度,只需要知道它是当时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天津、苏州、杭州、无锡等9个城市GDP的总和即可。二十多年过去,2016年香港的GDP合人民币2.1万亿,北京和上海已经各自分别超过香港,而GDP超过万亿人民币、与香港算同一数量级的内地城市总数已经达到12个。2017年深圳经济总量超过香港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五年到十年之内,香港沦落为中国二线城市的前景基本上已经确立。

香港既没产业也没资源,所谓繁荣体现在进出口贸易、金融,但这都是依靠大陆维系着,只要放开让大陆的城市与之公平竞争,它就什么都不是,退潮后会看到裸露的香港。2018年香港进出口1.2万亿美金,96%是往大陆的,它是中间点。金融嘛,现在中国还需要香港融资?笑话吧。剩下就是人民币离岸交易,对人民币国际化还有一点作用,但随着一带一路的展开,这个也很快没戏。之后的香港就是裸体的、简陋得叮当的香港,这才是真实的渔港面目。以后大陆不再刻意扶持,臭港开始急速进入衰退了,慢慢享受吧。

在黄尸和各方纵容包庇者的努力下,香港逐渐变成一个大型监狱!恭喜港灿。

怎样处理香港问题,可参考毛主席当年高屋建瓴处理西藏省的做法:

青海反动派叛乱,极好,劳动人民解放的机会就到来了。青海省委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西藏要准备对付那里的可能的全局叛乱。乱子越大越好。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局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毫无疑义。”

“在西藏地区,现在及今后几年内,是敌我双方争夺群众和锻炼武装能力的时间。几年之后,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后,总要来一次总决战,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西藏统治者原有兵力很弱,现在他们有了一支斗志较强的万人叛乱武装,这是我们的严重敌人。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有可能最后用战争解决问题。但是(一)必须在几年中将基本群众争取过来,孤立反动派;(二)把我军锻炼得很能打。这两件事,都要在我军同叛乱武装的斗争中予以完成。”

“这种叛乱,有极大好处,有练兵、练民和对将来全面平叛彻底改革提供充足理由等三大利益。”

“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相结合”,“先叛先改,后叛后改,不叛缓改”。

,“照此形势发展下去,西藏问题有被迫(这种“被迫”是很好的)早日解决的可能”,“西藏工委目前策略,应是军事上采守势,政治上采攻势,目的是分化上层,争取可能多的人站在我们一边,教育下层准备群众条件”。毛泽东还特别指出,如果达赖及其随从逃走时,我军“一概不要阻截他们”。

毛泽东说:“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阶级本性决定他们要闹事。”谈到改革时,毛泽东说:“我们确定西藏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进行改革,是真的,但他们总是听不进去,因为他们从根本上是反对改革的,坏事变好事。我早就说过,只要西藏反动派敢于发动全面叛乱,我们就要一边平叛,一边改革,要相信95%以上的人民是站在我们一边的。”他又说:“叛了也好,先叛先改,后叛后改,不叛缓改嘛。现在已经叛乱,就只好边平边改。总的方针是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发动群众相结合。少数反动分子的武装叛乱,其结果带来了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比较彻底的解放。”

更多内容可参考香港问题专题

香港是西方反华桥头堡

香港须尽快彻底清除殖民主义残存,摆脱西方的事实控制

香港《苹果日报》上至老板下至主要采编人员都持外国护照

香港大多数法官是欧美国籍白人,英国通过控制法院事实上控制了香港社会

很多香港人不是中国人

黎智英是香港反中乱港派前台金主

香港暴乱颜色革命由米国和台湾等外部力量组织和领导

文学信息战:美国情报总署雇佣张爱玲背后的冷战媒体美学》:米国驻香港总领馆新闻处(美国情报总署驻港办事机构)进行的对华文化心理战

 

香港现在真是烂透了,今天听到不少事情才明白过来。

最重要的是这三年以来,中国被境外势力策反的人数和级别太TMD的吓人了。级别之高,瞩目惊心,根本不是刘连昆那些能比的,高到没法公开,估计近几十年是不会解密了。

而且全都是被WW策反,真JB丢人。

更丢人的是,WW做总指挥策划,港府的资本家和港府自身竟然做掮客,能想到么?有头有脸的资本家和港府公职的一些人竟然受WW的指挥,

然后用资本家的影响力,再加上港府这个政府机构,光明正大给那些叛国者香港身份过桥。MBD,太狗血了,不能说了,自行补脑吧。【funnylynx】

香港为什么衰落

香港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

香港经济制度的罪恶性仅次罗马奴隶制

香港是寄生虫性发展的极端例子

香港回归至今的政治斗争:中国政府如何失败、特首被架空、资本财外联盟乱港

香港房价被本土大资产阶级绑架高的离谱

昨夜的香港会是一切的转折点:忽视意识形态自我去政治化大错特错

财阀利用各种炮灰妄图继续霸占香港:封建分封致地产寡头成反华中枢

垂死挣扎的港灿渣渣

港独占领割据广东的香港国美梦

香港小汉奸招显聪挨揍又挨骂

香港政客田北俊鼓吹驻港部队减少用地

香港的劣质文化

作为文化符号的张国荣是包装精美的“文化毒奶粉”

香港基督教大量性侵事件多不了了之

清算港独支持者

香港地铁公司:

2019年8月21日,暴徒大闹香港西铁线元朗,设路障、喷灭火剂、用镭射激光照射警察、破坏公共设施。而港铁公司不仅拖延报警,事后还派专列护送,暴徒免费乘车,扬长而去。

人民日报客户端次日发表文章:在如今的香港,像港铁公司这样的企业绝非个别。 面对兴风作浪的暴徒,他们有的态度暧昧,有的甚至暗中支持。 是守护香港还是向暴力“缴械”?相关企业是该掂量掂量轻重了!

补壹刀:《七问港铁:“暴徒专列”是怎么开出来的?》:

港铁真的开出了一趟“暴徒专列”。黑衣示威者在港铁元朗站,与警方暴力对抗,并把地铁站破坏得一片狼藉之后,乘坐港铁加开的的列车扬长而去,免费的。港铁作为香港政府控股的公共交通机构,一再纵容暴徒违法行为,还为暴徒提供逃走专列,让人匪夷所思。以公共交通安全为重,用更明确的态度拒绝暴徒,对港铁来说怎么就那么难?

长安剑:《港铁对乱港暴徒的纵容支持 令人瞠目结舌》

21日香港西铁线元朗站,暴徒丑态毕露,同样丑陋的,是港铁的“暴力交通线”。

在元朗站内暴行肆虐时,本已停开此站列车的港铁突然宣布:“因元朗站有公众活动进行,将持续安排特别列车接载乘客离开元朗站……”甚至当香港防暴警察在站外设置防线后,港铁还向站内暴徒进行广播:“请站内‘乘客’尽快上车离去”。疯狂了一个小时后,暴徒们免费搭乘港铁提供的专列逍遥而去,留下一片狼藉。对暴徒的服务无微不至,为暴力而设的交通线畅通无阻,有港铁这样的“后援团”,乱港之徒来去自如,难怪如此肆无忌惮。

殷勤提供“暴力交通线”的港铁还要惺惺作态地“卖惨”——港铁22日发表声明,居然指责香港警方“救援不力”导致站内设施受损。港铁似乎已经忘了,他们700名车长及员工前不久才联名谴责港警“使用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港铁工会月初煽动罢工时,还要求港铁拒绝警察进入地铁站内执法。想必如果前一晚警察突入元朗站清场,那么这次的声明内容就会变成谴责“警察过度使用武力”了吧。

港铁依然我行我素,让暴力在香港的车站里一次次上演。港铁里到底是谁如此不顾一切地疯狂,他们到底在图谋什么?

蔡树文:港铁纵暴损市民权益

总结近期多宗涉及港铁,或在港铁内发生的暴力事件,港铁最少犯下纵容暴徒的六宗罪:

一。纵容暴徒在车站大肆破坏,港铁竟安排“专列”送暴徒逃离现场,如同帮凶;

二。纵容暴徒参与违法暴力事件后,容许暴徒“跳闸”搭“霸王”车,严重损害股东利益;

三。纵容暴徒阻碍车门关闭,严重影响乘客出行,港铁却对违法行为听之任之,对违法者不采取法律行动,损害乘客权益;

四。纵容暴徒肆意非法使用站内灭火设施袭击警察,港铁却不采取适当法律行动;

五。纵容暴徒随意关闭车站出入口铁闸,严重危害乘客生命安全,港铁却不加干涉;

六。纵容暴徒控制车站大堂及列车开行,将管理铁路运输权力,拱手让给暴徒。

 

荒诞的一X两X政策

对港、台政策彻底失败,是源头就失败了,过程更是失败。

对港,让外国人掌握司法权,这与当年中国领土上的租界何异?

对台,一味逢迎,输血送利,在自我跪地的情况下,让一干台湾人飘飘然,更加鄙视、敌视、仇视大陆。想起了军科院王卫星擅自给台湾的10项权力,问题是越跪求,台湾越不会统一,这厮以为自己是谁?军队守卫不了的领土就不是你的领土

这样的政策,去他吗的吧。【pop3】

收复香港后笨蛋没能继续埋钉子

前中联办秘书长蔡小洪当罂国间谍十年才判有期徒刑15年

 

2019年8月24日,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公然宣称:

“如果一国两制不复存在,国家的损失极为惨重,‍‍但可以承受,‍无非直接接管香港,‍‍实行一国一制;但对香港而言则是毁灭性的,‍‍百分之百的损失,是不可承受之重。‍‍只要街头暴力不停,这是完全可以预见得到,难道这就是一些人所追求的吗?‍‍

这位同学的疑虑很有代表性,近日我常常听到香港朋友提出类似问题,希望了解中央、内地怎么看香港目前的乱象。能够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了三点:

第一,香港绝大多数人内心深处赞同、满意现在的“一国两制”,珍惜香港的法治。香港青年人其实并不希望因为一些人今天的不理性行为,迫使所有人将来大学毕业后、在他们的成年、中年乃至老年的时候香港成为“一国一制”,失去今天正在享有的独特的高度自治、人权、自由和法治。

一国一制对香港为毛是毁灭性的?也许此公的理想是将香港制度推广至全国,所以才会有损失毁灭之说,充分说明所谓学者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政治制度搬过去就毁灭香港是敌对势力的说法。四个自信四个意识全TM当P放了。

 

外部有关文章

《香港注定会沦为亚洲的威尼斯吗?》2019.7

(亚当·加里,英国全球政策与分析智库“欧亚未来”负责人 https://www.guancha.cn/AdamGarrie/2019_07_27_511174.shtml )

摘录:

最近香港出现的极端抗议示威活动表明,一些香港人对想象中的过去比对适应未来更加感兴趣。无论是高举在国际上早已名誉扫地、不得人心、即便在其发源地也已获得“避之唯恐不及”待遇的自由主义(想想英国脱欧和美国的特朗普吧),还是高举殖民时代旗帜冲击立法机关,或者是主动向来自内地的人士挑衅,那些香港抗议示威者内心狭隘的、愚民的地方本位主义不仅对当下的香港造成了负面影响,而且还将对香港未来的长远发展造成严重损害。

那些短视的、没有头脑的示威者竟然希望用暴力将香港拖入曾降临到威尼斯头上的命运,这真是太荒唐了。如果说威尼斯共和国是被外部力量杀死的,那么香港就是在自杀。

在香港,如果真的有一群人希望香港成为一个孤立于外界、远离众人视线、以当地有限的生产力和西方施舍为生的地方(西方施舍从来都是以接受者的政治和文化主权为代价的),那么这样一群人不仅缺乏法律意识,他们还缺乏智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有意愿向中国发起挑战并重新将香港纳入大英帝国的怀抱。事实上,大英帝国本身早已不复存在。

香港当然不会毁于哪位当代拿破仑之手,不过一些疯狂的香港人似乎正在把香港经济的命运拖入深渊,这一过程发展得比如今已毫无经济影响力的博物馆一样的威尼斯曾经历的沉沦还要快。

郭松民: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2019.7

香港的这次“运动”,其表现出的情绪化与非理性,令人叹为观止。对此,我曾在《香港,你需要一个社会主义方案》一文中有过叙述,这里不赘。

香港回归以后,一个重大失误,是没有做去殖民化的工作。

在香港,作为殖民记忆的一部分,以英国皇室成员、港督、殖民地官员、英军军官命名的街道有800多条,可谓比比皆是。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香港。日本总督矶谷廉介发布“公示”,将香港的所有英式地名改为日式名称,目的是“为清洗从前英夷据治下所遗留之污点”。

日本战败后,英国人重新占领香港。一个月之后就将所有的日式地名全部改回英式地名,日军为纪念战死亡灵而修建的忠灵塔,也被英军毫不客气地炸毁。

这两个殖民强盗,一新一老,都深深地懂得地名的政治功能。

地名和铜像,尽管是最为外在的“文化”,但却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回答着“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等问题。

去殖民化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就是要解决香港以及香港人的自我认同问题。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不是大英帝国的海外属地;香港人是中国人,不是女皇陛下的子民。这些问题,并不能仅仅停留在法律和政治层面的解决,而应该在同时在文化和心理层面予以解决。这些工作都不做,香港就会产生自我认同的错乱,并衍生出种种乱象。

香港回归后,为什么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去殖民化的工作?

今天看来,根本原因就在于,当时正是文化自信的低谷,内地也没有走出失败主义情绪,仍然把西方看成是“先进文明”,既然自认落后,当然也就没有资格做去殖民化的工作了。

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原因。

去殖民化是一场严肃斗争,在被英国占据150多年的香港重建对新中国的政治认同,更是一场艰巨的斗争。

但当时精英阶层内部的氛围,则是畏惧一切斗争,幻想靠自发博弈和“发展起来”之后,政治认同会自动得到解决。

回归二十多年了,香港的GDP从占全国的18%下降到不足3%,内地可以说已经“发展起来”了,但认同问题“自动解决”了吗?

没有从社会文化心理的层面解决政治认同问题,是今天香港的“运动”呈现出严重非理性色彩的深层次原因。

汪涛:为什么香港屡屡错失科技发展机遇?

中兴、华为这两家中国通信业的国际巨头在发展初期都存在港资背景,但为什么那些港资却都没有将产业升级到技术含量更高的层次呢?

内地(特别是深圳)经过几十年发展,现在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科技型企业,一些巨头甚至具备强大的国际竞争力。港资起步更早,却至今几乎见不到有技术含量的研发型企业。

香港人内心深处和骨子里就认为,华人公司在技术上绝对不可能超越欧美公司,甚至跟随尽一点都不可能。想都别想,更别提去做了,顶多只能做些加工赚点辛苦钱。这就是当年香港资本在中兴和华为发展的一开始就与它们分道扬镳的根本原因所在。

李嘉诚之子李泽楷1999年通过电讯盈科以220万美元购入腾讯20%的股票,时隔不到两年,就将腾讯股票以1260万美元卖给南非的MIH控股集团。

问题只是,为什么李嘉诚都不去想借助现在的创新热潮,大量投资于中国人的科技创新企业,而是要把变现的大量资金投到英国的水、电、天然气领域呢?这些基础性的资产就算有增殖能力也不太可能很大。他依然不认为整个中国的科技创新浪潮是他应当努力去重点抓住的战略商机。

为什么整个香港资本始终与内地近几十年逐步加强的科技创新热浪“绝缘”?港资自己坚定不移地绝缘掉一切与科技研发有关的商机。这种“坚定不移”是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何以如此?我认为是香港在过去众所周知的特殊历史时期长期形成的一种思维定式作祟。那就是,内心深处潜意识里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在科技上有所作为,无论有多少铁的证据反驳这种观念,都在骨子里迷信这一点。

香港一直在自我进行产业降级,不断地降。但香港的一些人却要不断地占中、闹事,一定要闹到生意来源逐步断绝才算死心。心思都花在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了。

那些考入国际排名那么靠前的香港高校的高才生们,难道除了占领大街打打麻将,对今天的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居然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吗?

从香港青年人和精英身上,我们没有看到多少人类社会最具活力的前沿科技思想。

在科技方面,中国即将全面领导世界。树立这样的决心、信心和平常心,一切梦想都将顺理成章,变成现实。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1906/1367.html

本文话题: 香港

大家都爱看
炎黄专题:中国教育官僚跪舔外国留学生 炎黄专题:澳大利亚反华进行中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