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历史真相 > > 正文

世纪复盘:美国人怎样制订减丁计划,推动改共计生委用种族灭绝方式屠杀中国人

火草 2019-01-22 08:45:00

美国人在1974年正式制订《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NSSM-200),实施世界人口“减丁”行动。而我可怜的炎黄文明,成为西方对非白人种族减丁计划的最大受害者,是中国作为一个文明种族最惨烈的失败,是西方在华制造的逆向种族主义最大收获。

延伸阅读:《新生儿2018年险跌破1500万!炎黄文明正面对千年来最大灾难》、《中国必须批判性回顾计划生育政策,汲取教训,点名元凶,惩前毖后》。

在中国计生委已经基本消失,最新人口数据已经明确,连最顽固的计生支持者,也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时,炎黄之家火草综合过去几年各方同仁的揭露,针对这场西方数百年来打赢的最大一场战争,也是炎黄文明自被满清奴役以后,最大的一场失败,复盘白人是怎样启发、支持计生委执行对华种族灭绝强制计划生育,顺利实施对中国人的种族减丁计划。

白人们早已决定开启人口灭绝战争

十九世纪的黄祸论

西方的减丁中国人阴谋,并不是从美国开始的。在十九世纪,当欧洲白人在征服全世界时,就大肆宣扬“黄祸论”,声称众多中国人口将成为西方文明和白色人种的巨大威胁。

据考证,最初提出这一谬论的是俄国人巴古宁(1814-1876),在1873年出版的《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中指出中国就是“来自东方的巨大危险”,他认为中国的巨大人口“不可避免地威胁着我们的危险”。

那些年“黄祸论”在西方大为盛行,推波助澜者中不乏历史上的风云人物。德国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1859-1941,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大外孙)在执政期间与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1868-1918,威廉二世的表妹夫)曾沆瀣一气,就所谓的“黄祸”问题紧密联系、频繁交换意见(此二人均精通英文,分别是德国和俄国的末代皇帝)。1895年,威廉二世将他本人创意的一幅油画作为礼物赠送给尼古拉二世,这副画即是臭名昭著的《黄祸图》(德文:Die Gelbe Gefahr,英文:The Yellow Peril)(来源:张垚,《以史为鉴、面向未来:解读“白澳政策”和“黄祸论”》)。

据人口学者易富贤说,香港人口学家涂肇庆教授曾给他打电话说1945年美国、英国、苏联雅尔塔会议就有一个私下协议,当时是斯大林向美英提议的,要求他们帮助解决“黄祸”问题,也就是怎样减少中国的人口。普林斯顿大学人口所在1950年代还属于外交学院,目的就是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涂肇庆当年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的时候,有老教授私下里告诉过他。但是这段历史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包括1980年代之后留美的人口学者也不知道。

洛克菲勒基金推动美国的减丁计划

后来随着美国成为西方的领导国家,西方阴谋也就主要体现为美国的阴谋。

许多人认为计生是中国的土政策。其实不然。计生运动的主要策划和推动者是约翰·D·洛克菲勒及他的助手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及美国政府。

易富贤在《洛克菲勒基金影响中国人口政策》提到,西方鼓吹计划生育,通过遥控思想,让发展国家实施计划生育,以达到他们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目的。

自1920年起,对美国外交政策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已经资助在德国的优生学研究,通过柏林和慕尼黑的威尔海姆皇帝研究所(Kaiser-Wilhelm Institutes),直到第三帝国时期。

约翰洛克菲勒三世是优生学的终生倡导者,从1950年起,通过他在纽约的私人人口理事会,他用自己的“免税”的基金发起了减少人口的新马尔萨斯运动。

约翰三世从1950年代开始将加勒比海地区的波多黎各岛作为一个巨大的实验室来检验他的大规模人口控制的想法。根据这个岛国的公共卫生部所做的调查,截至1965年,约35%(世界第一,而印度当时只有3%,中国估计也与印度差不多)的波多黎各育龄妇女做了永久性绝育手术。洛克菲勒的人口理事会和纳尔逊.洛克菲勒担任副部长的美国卫生、教育和社会福利部发起了这场绝育运动。他们谎称绝育能够保护妇女的身体健康,少几张嘴吃饭有利于稳定家庭收入。他们鼓励贫穷的波多黎各农妇到由美国新建的卫生状况良好的医院去生孩子。而这些医院的医生奉命给生过两个孩子的妈妈们做绝育手术,结扎输卵管。通常他们并不告诉这些母亲实情。

其实早在1931年,洛克菲勒医学研究院就向在波多黎各从事医学研究的康涅利乌斯.罗兹博士提供了研究经费。罗兹在1931年11月向同事抱怨道:“毫无疑问,波多黎各人是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肮脏、最懒惰、最堕落、最有偷窃癖的人种。这个岛国需要的不是公共卫生工作,而是一场海啸来彻底毁灭这里的人种。为了推动这一灭绝进程,我已经尽我所能干掉了八个……”这封秘密信件曝光后,罗兹吹嘘杀掉波多黎各人的话在1932年2月的《时代》周刊上刊登了。然而这个洛克菲勒研究院的科学家不但没有受到谋杀罪的审判,而是步步高升。

洛克菲勒家族在1952年就创办了人口理事会,以减少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并在波多黎各岛进行计划生育的实践。

1961年洛克菲勒三世向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讲演,认为“人口增长是当今社会仅次于核武器控制的头等大事。”

1966年联合国开始设立人口基金。196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保罗·埃利希出版了《人口爆炸》。

1968年,来自世界各国的几十位科学家、教育家和经济学家等学者聚会罗马,成立了一个非正式的国际协会--罗马俱乐部。受俱乐部的委托,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丹尼斯.米都斯(DennisL.Meadows)为首的研究小组,于1972年提交了俱乐部成立后的第一份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报告认为:由于世界人口与经济的指数式的无限增长,全球的增长将会因为粮食短缺和环境破坏于21世纪某个时段内达到极限。继而得出了要避免因超越地球资源极限而导致世界崩溃的最好方法是限制增长,即“零增长”的结论[7]。

《人口爆炸》和《增长的极限》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各卖出了数百万本,掀起一股全球控制人口的思潮。

《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NSSM-200)实施世界人口减丁计划

1969年洛克菲勒三世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人口增长与美国未来委员会”主席,并向尼克松总统提交了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的报告。1974年美国控制全球人口的意见遭到各国的坚决抵制,使美国的决策层意识到实施这个计划需要用一些隐蔽的手段。

于是在洛克菲勒三世推动和授意下,尼克松亲自布置,基辛格被授权起草,1974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出炉了高度机密的《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这个秘密计划在华盛顿被简称为NSSM 200,保密期15年,1989年解密),题目是“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国家安全和海外利益的影响”。

1975年11月,福特总统签署了行政命令,使《NSSM-200》成为美国政府的官方(秘密的)外交政策。

《NSSM-200》的中心思想:

实施“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以大幅度降低世界人口数量,因为世界越来越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矿产资源供给,只有大幅度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的数量,美国才能充分利用它们的原材料。

《NSSM-200》认为,为了避免被指责为帝国主义,美国必须隐瞒从发展中国家获得自然资源的图谋,将计划包装成“自由选择”和“可持续发展”(可参见恩道尔《粮食危机》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72188.html此链接仅展示书的前半部分), 并利用联合国和多种非政府组织(如联合国人口基金)来实施其计划。人口控制的关键是影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要向他们灌输人口爆炸将带来灾难性后果的观念,说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相信:减少人口是符合他们自己的最大利益的。联合国人口基金不但参与了中国的强制性计划生育,也参与了巴西、泰国、秘鲁等国的“自愿性”计划生育。1990年代《NSSM-200》被曝光,但仍是美国政府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官方基石文件(来源:易富贤,《美国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计划曝光》)。

《NSSM-200》起草者基辛格很清楚人口危机对中国的伤害:

2011年1月20日,在被问及中国是否会在2050年成为最强大国家时,基辛格回答说:“中国每年保持9%的经济增长率,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然而中国将由于计划生育而在2030年开始出现巨大的人口危机,这种人口危机是其他国家都未曾有过的。因此,不能根据中国目前的发展趋势简单地推测中国将成为强国,没有理由认为美国将落后于中国。”

关于对这份报告的展开阐述,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将其附录在本文后面。

美国投入173亿美元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

洛克菲勒基金会和美国政府在1970年代一起精心策划发展中国家的计划生育浪潮,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

人类生命国际(Human Life International)Brian Clower博士所著的《Kissinger Report 2004》估算,1965年到2004年美国共投入了173亿美元的经费用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主要投入到美国国际开发署;其次是投入到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总额超过6亿美元[8]。

白人精英一直致力于减丁非白人

1966年麦克纳马拉(1962-70年美国国防部长)认为,人口爆炸,尤其是在非洲的人口爆炸是一个巨大的危险。他认为世界银行对解决这个问题应起主导作用。

1969年麦克纳马拉在巴黎圣母院的演讲中说:“死掉的孩子是幸运的,因为数以百万计的懒洋洋地苟活着的人身体发育迟缓,头脑残疾。”同样的场合,麦克纳马拉把人口增长形容为“人口爆炸的蘑菇云”。

1970年10月2号,世界银行行长麦克纳马拉对各国银行家表示,他确信,人口增长是未来一些年世界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100亿人口的世界,不是我们任何人想要居住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是不是可避免的?这还不能确定,但有两个可能途径。或者是当前的出生率更快地下降,或者是目前的死亡率上升。没有其他办法。“

2009年5月5日,美国最富有的一些人在洛克菲勒大学校长保罗纳斯爵士的家中聚会。投资大师巴菲特在场,银行家戴维洛克菲勒是东道主。他们给自己命名为“好人俱乐部”。媒体沙皇,CNN的创始人特德特纳也在场。

特纳1996年接受采访时说,把世界人口减少95%并下降至2.25 - 3.00亿将是“理想的”。特纳2008年在美国费城天普大学接受采访把这一数字调整为20亿,这意味着今天人口需要减少超过70%。特纳表示,“我们有太多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全球变暖。我们需要更少的人,使用更少的东西。”

参加好人俱乐部的还有纽约市长,亿万富翁Michael Bloomberg、华尔街亿万富翁和外交关系委员会前负责人Peter G. Peterson、对冲基金的亿万富翁,小Julian H.Robertson,、前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Patty Stonesifer、思科系统的John Morgridge,他们代表的财富超过1250亿美元。

这次财阀会议的中心内容是比尔盖茨提出的议题,即如何更有效地推进生育控制和全球人口减少。会议的共识是,他们将支持“将人口增长视为对环境、社会和工业的潜在的灾难性的威胁的策略。”

特纳、盖茨和巴菲特都是全球人口减少项目的主要资助者。

这些项目为非洲穷人提供医疗服务的慈善事业的面目出现。实际上它们涉及通过接种疫苗和施用其他药品,对人们进行非自愿绝育,使育龄妇女不育。

健康专家指出,如果盖茨真的关心改善非洲黑人的卫生和福利状况,他的基金本可以用于提供最低生活用水和污水处理用系统。接种了疫苗的孩子接着喝被粪便污染的河水,怎么也与健康不搭界。显然,清洁的水和污水处理系统才是改善非洲大陆健康状况的有效措施。

2019年8月,因掌握米国政治精英,包括川普、克林顿、希拉里性犯罪证据而“被自杀”的爱泼斯坦,其出生就是左派犹太圈子,为洛克菲勒基金会干活,和基辛格是同僚,推动发展中国家计划生育,当年给了中国5000万美金巨款作为计划生育说客。

刘忠良:我们必须提防美国的阴谋

我们必须提防美国的阴谋,尤其是美国经济、权力、知识精英所共同策划的大阴谋。

人口衰落是未来中国最大的危机,美国阴谋中国人口对中国来说是最致命的阴谋。任何在位强国,根本不希望其他潜在强国崛起或强大,慈善或是表面的或是根本不重要的地方,阴谋其他潜在强国(人口大国)崛起,干掉其强大或崛起的根基——人口——是他们阴谋的必然选择。

在美国精英的阴谋面前,其实我们中国是非常弱小的。美国参与阴谋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有提供金钱支撑的大富豪、大公司、大财团、大资本世家,收买一切他们可以收买的和想要,包括控制影响相关企业、产业、政府部门和研究机构;有配合他们的世界最高权力——美国和西方的权力精英,还有他们控制的联合国及附属组织、非政府机构等,及他们影响的其他国家政府与政客相配合,或直接影响他们目标国的政客;有世界顶级院校、研究机构和学者提供思想理论支撑或给目标国培养相关“人才”,掌控世界顶尖媒体宣传,还可以在中国组织庞大网络水军或干脆收买中国学者和媒体,让我们被卖了还不知觉或被卖了还替他们数钱。

在美国阴谋中国和中国反美国阴谋的力量对比上,是严重不对等的。如果中国人再放松提防心里和失去必要的理智及双位、反向思考,那就更危险了。

中国计生沦为白人屠杀中国人的工具

尽管早在1945年雅尔塔会议期间,解决中国人口过多这一问题就被提出来,但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它在1953年成立人口理事会,推动联合国在1969年成立人口基金,目标就是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

长期反计的易富贤老师认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等于就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属下的一个项目,他们对其每一阶段都心中有数。

美国人亲手扶植、长期支持的中国计生委

洛克菲勒人口理事会副会长保罗(Paul Demeny)说,人口地理学因素令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推行计划生育,声称是为了可持续发展,尽管时间推移会使这一理由站不住脚,但由于形成了利益集团,各国会主动把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下去。中国计生委就是美国人最完美的作品。

在基辛格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秘密报告报告出台后,1978年宋健访问欧洲,西方给他提供了不少用控制论控制人口的资料。宋健回国后就专心研究人口控制,并成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总设计师”之一。宋健后来官拜中国国务委员和国家科委主任。

1980年2月,新华社公布了宋健、田雪原等人“花了不到两个月时间”研究出来的“百年人口预测报告”,中国从此开始实行独生子女政策。

中国30年投入的计划生育经费达3000亿,从中央到乡镇设有各级计划生育机构,拥有50万名计生干部,形成了庞大的计划生育利益集团。

美国的策略并非在所有国家都灵验,基辛格报告解密曝光后,巴西伊朗和韩国等国立即终止了计划生育政策,但中国政府却依然故我。易富贤分析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担心改变政策会影响政府诚信,而这一切都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掌控之中,他们早已预测到中国政府会因为政策延续性问题,继续强制计划生育。

易富贤说:“这就像是洛克菲勒基金打了一枪,之后就把枪放进口袋里了,但是子弹还在飞。”

美国人打造的中国人口学“学术”

1979年改革开放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1.4亿美元,这一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与中国签署协议,资助中国5000万美元,用以建立中国的人口学和计划生育组织,并进行首次全国人口普查。1979年的50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在这期间,一位叫段纪宪的学者把中国人口学会筹备组的五位教授请到夏威夷,到他供职的美国东西方人口中心培训,这些人后来成为中国人口学的权威,而东西方中心的创办人正是洛克菲勒人口理事会的副会长保罗。

1981年,中国人口学会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鼎力支持下成立,其控制理论和思维方式都来自洛克菲勒

30年来,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资助两亿多美元,为中国培养了大批计划生育学者。

中国人口学科的研究经费既受制于国家计生委,又受制于联合国人口基金,学术标准也受制于联合国人口基金(及其支持的国际主流人口学科和学术期刊)。这种经费和学术格局决定了中国人口学科难以进行独立的研究。中国人口学家畏畏缩缩,有浓重的“爬蚤心态”,不仅仅是迫于计生委的压力,也是迫于联合国人口基金的压力,还受制于国际“主流学派”形成的习惯思维。

中国学术的单一性(而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具有多样性)使得中国学术界对国际思潮缺乏综合辨别能力。1970年代全球掀起人口爆炸舆论,中国就有宋健提出要实行独生子女政策;2007年戈尔因为“人口引起气候变化”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就有中科院院士蒋有绪提出要征收呼吸税(减少人口当然是中国最能做到的减排手段了)。

现在中国计划生育的后果已经显示,过去篡改的数据难以掩盖,停止计划生育已经是势在必行。人口问题一旦爆发,将是一场社会大地震。但是主流人口学家们还在用臆想的“生育高峰”、“生育率反弹势能”来恐吓决策层,想着用各种“过渡方案”来延误、阻止人口政策的根本性调整。主流人口学家是“当事人”,心中应该有数,他们是“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不亦惑乎!”

易富贤认为,中国人口学本身就是一门伪科学,计划生育在理论已经破产。因为宋健在70年代末曾预测中国人口将达到40亿,后来又修正为16亿,2006年的 《人口发展战略报告》调整为15亿。即使照这个预计,中国每年应增人口1200万,可实际只有600多万。他们还预测,中国在2020年后才会出现老龄化问题,实际上老龄化问题早在1999年就出现了。男女比率现在已经是120比100,光棍问题将凸显。当时预测计划生育不会导致劳动力短缺,现在出现兵源不足,国防都受到威胁。

联合国人口基金怎样成为美国屠杀中国人的道具

人类生命国际(Human Life International)Brian Clower博士所著的《Kissinger Report 2004》估算,1965年到2004年美国共投入了173亿美元的经费用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主要投入到美国国际开发署;其次是投入到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总额超过6亿美元[8]。

联合国人口基金最“伟大的贡献”是帮助了中国等国实行了计划生育,培训大量控制人口的官员,并授予中国“联合国最佳人口控制奖”(the United Nation’s award for the “most outstanding population control program”)[10]。

联合国人口基金在中国32个县级机构有合作项目,其办事处通常就在当地的计生委,不可能不知道中国的计划生育是强制性的。但联合国人口基金却说,“虽然有人指责中国采用强迫方法实行计划生育,但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批准使用强迫的方法”[11]。它声称:“中国妇女可以自由、自愿地选择怀孕的时机和间隔;中国没有计划生育指标;堕胎不是促进中国计划生育的手段;中国计划生育不存在强迫。”[8]

1986年,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执行主任Rafael Salas说: “对于计划生育自愿性来说,每个国家都有它的自己的看法。如果您是指中国的情况,我非常确信,中国自己会说,依照他们的文化标准,它们的方式不是强制性。也许依照西方的标准,中国的做法可能是不可接受的,但每个国家必须依照自己的标准。”[8]

Rafael Salas与洛克菲勒三世有极深的渊源。早在1969年Rafael Salas就被洛克菲勒三世推荐担任负责菲律宾人口控制计划的联合国人口项目高级官员[12]。

1989年,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执行主任Nafis Sadik在CBS Nightwatch电视节目中说,“联合国人口基金不支持世界任何地方的堕胎,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强迫”。她坚持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是“完全自愿的”[13]。她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其过去10年在计划生育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而感到骄傲和高兴。现在中国还可以为其他国家提供经验,并派技术专家帮助其他国家。”[14]

联合国人口基金还帮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人口学家,为中国主流人口学家提供了大量研究经费。1980年代初中国建立人口学科的时候,是以马尔萨斯和马寅初理论为基础,一开始就受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中国人口学在学术上一直由联合国人口基金所主导。

联合国人口基金从来不采纳中国人口普查和抽样调查的客观数据(比如1.2-1.3的生育率),而是采纳篡改后的数据(比如1.8的生育率)。在联合国人口基金的“引导”下,中国人口学者也踊跃篡改人口数据(并且很容易发表在国际刊物)。联合国人口基金对中国未来人口的预测往往采纳夸张后的生育率进行预测,得出乐观的结论。而中国国家计生委又将联合国的“权威数据”拿回来作为继续计划生育的理由,以误导决策层。

美国人至今仍未放弃减丁计划

在一些宗教组织的建议下,布什政府2003年开始中断了对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资助(联合国人口基金2009年估算,如果美国没有中断资金支持,过去七年中,人口基金应该从美国获得2.44亿美元),其理由是联合人口基金间接支持中国实行强迫性计划生育。但是遭到很多美国团体(包括一些宗教团体)和国会议员的反对,众议员约瑟夫.克劳利引用了联合国人口基金的立场,表明人口基金说服中国政府官员实行自愿的计划生育方式,而非强迫方式也可在全国开展计划生育工作并加以落实。

2009年奥巴马总统上台之后宣布,他将与国会合作,恢复美国对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资金支持,之后美国重新恢复向人口基金提供4000万到6000万美元的资金,继续资助中国强制计生。

就是说美国至今并没有放弃《NSSM-200》,只是在宗教组织压力下,形式上反对“强制”堕胎,而认为中国应该像泰国、韩国那样“温柔地”控制人口。

他们在系统性灭绝炎黄文明种族

强制计生,用种族灭绝反人类手段减少炎黄文明种族的孩子。两少一宽,用逆向族群歧视减少炎黄文明种族的孩子。

这是在系统性灭绝炎黄文明种族。

无论政策制定者们主观上怎么想,客观上他们就是这样做的,这就是我们今天复盘的结论。

这个组织是靠着文明复兴大义上台的。强制一胎让这个文明失去了几亿新生儿,这个人口和道义的窟窿怎么填?

附录一:《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美国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计划曝光

1974年12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的安全及海外利益的意涵》(1974NationalSecurityStudyMemorandum200:ImplicationsofWorldwidePopulationGrowthforU.S.SecurityandOverseasInterests),简称《NSSM-200》[1]。《NSSM-200》是由犹太人亨利.基辛格主导下完成,因此又称《基辛格报告》。

基辛格是美国尼克松政府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他不仅仅受雇于美国总统,他还受雇于一手栽培他的洛克菲勒家族(这个家族从1940年代以来一直对美国中央情报局具有关键性影响力)。基辛格只是《NSSM-200》的捉刀人,站在他后面的是洛克菲勒兄弟(纳尔逊.洛克菲勒和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等人)等重量级人物。其中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

纳尔逊.洛克菲勒和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是石油大亨老约翰.D.洛克菲勒(地球上第一个亿万富翁)的孙子。据他们的弟弟大卫.洛克菲勒回忆,他们兄弟生活在占地3400英亩的洛克菲勒家族豪华住宅。主体住宅的四周环绕着花园、喷泉、跑马场和艺术雕塑作品,风景宜人。孩提时代,他们经常在家里的网球场、跑马场、高尔夫球场上和游泳池里嬉戏玩乐,有时甚至还去打打保龄球。为了更好地抚养大卫和他的四个哥哥、一个姐姐,父母专门雇来了一群家族服务人员,包括保姆、家庭教师、秘书、女服务员、厨房女仆、客厅女仆、卧室女仆、汽车司机和厨师等,真是应有尽有。小时候,父亲认为他应该在学校参加一些体育锻炼,因此,他就选择踩着四轮滚轴溜冰鞋去上学。为防止发生意外,家里还派司机开着豪华轿车跟在他的身后,为他“保驾护航”[3]。

洛克菲勒三世在其成长过程中深受优生学家、人种理论家和马尔萨斯主义者的影响。对于约翰三世来说,他自然而然地认为只有他和与他同一“阶层”的人有资格决定哪些“人种”应该继续存活,这样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生命”[2]。作为著名的“慈善家”,洛克菲勒三世的动机应该是很“高尚”的:让大家都过上他那种奢华的生活。在洛克菲勒三世的眼里,只有他那种奢华的生活才是正常的生活,笔者童年在湘西农村那种生活、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在肯尼亚的亲人和先祖们的生活只能算是“非人的生活”,生存就是不幸,这样人是连生存的权利都不应该有的。中国现在一些城市精英的心态也与洛克菲勒三世当年类似:农民穷,不值得同情,谁让他们超生两三个孩子?

优生学因为纳.粹德国而臭名昭著,但是改头换面之后演变成了人口控制论。洛克菲勒三世在1950年东南亚之行中看到这些地区人们生活在贫困之中,但人口却快速增长,感触很深。于是,这位“慈善家”便“大发慈悲”,于1952年创办了人口理事会(ThePopulationCouncil)以减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长,资助各国进行计划生育的研究和实践,在国际上影响很大[4]。

约翰三世从1950年代开始将加勒比海地区的波多黎各岛作为一个巨大的实验室来检验他的大规模人口控制的想法。根据这个岛国的公共卫生部所做的调查,截至1965年,约35%(世界第一,而印度当时只有3%,中国估计也与印度差不多)的波多黎各育龄妇女做了永久性绝育手术。洛克菲勒的人口理事会和纳尔逊.洛克菲勒担任副部长的美国卫生、教育和社会福利部发起了这场绝育运动。他们谎称绝育能够保护妇女的身体健康,少几张嘴吃饭有利于稳定家庭收入。他们鼓励贫穷的波多黎各农妇到由美国新建的卫生状况良好的医院去生孩子。而这些医院的医生奉命给生过两个孩子的妈妈们做绝育手术,结扎输卵管。通常他们并不告诉这些母亲实情[2]。

其实早在1931年,洛克菲勒医学研究院就向在波多黎各从事医学研究的康涅利乌斯.罗兹博士提供了研究经费。罗兹在1931年11月向同事抱怨道:“毫无疑问,波多黎各人是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肮脏、最懒惰、最堕落、最有偷窃癖的人种。这个岛国需要的不是公共卫生工作,而是一场海啸来彻底毁灭这里的人种。为了推动这一灭绝进程,我已经尽我所能干掉了八个……”这封秘密信件曝光后,罗兹吹嘘杀掉波多黎各人的话在1932年2月的《时代》周刊上刊登了。然而这个洛克菲勒研究院的科学家不但没有受到谋杀罪的审判,而是步步高升[2]。

1961年约翰.洛克菲勒三世向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了“第二次麦克杜格尔讲演”。洛克菲勒说:“在我看来,人口增长是当今社会仅次于核武器控制的头等大事。”[2]

196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决议,促请联合国系统的组织在人口方面提供技术援助。1967年秘书长设立人口活动信托基金,1969年定名为联合国人口活动基金会[5]。

196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保罗.埃利希出版了著名的《人口爆炸》,他在书中认为:人口爆炸导致环境污染,死亡率将增高,寿命将大幅缩短。预测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会发生大饥荒,饿死数亿人。他提出了一系列控制人口的方法,他希望世界人口减少到5亿。他认为美国两亿人口已经是极为过剩了,建议美国首先以身作则,将人口从2亿萎缩至1.35亿(注:美国现在人口超过3亿)[6]。

1968年,来自世界各国的几十位科学家、教育家和经济学家等学者聚会罗马,成立了一个非正式的国际协会--罗马俱乐部。受俱乐部的委托,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丹尼斯.米都斯(DennisL.Meadows)为首的研究小组,于1972年提交了俱乐部成立后的第一份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报告认为:由于世界人口与经济的指数式的无限增长,全球的增长将会因为粮食短缺和环境破坏于21世纪某个时段内达到极限。继而得出了要避免因超越地球资源极限而导致世界崩溃的最好方法是限制增长,即“零增长”的结论[7]。

《人口爆炸》和《增长的极限》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各卖出了数百万本,掀起一股全球控制人口的思潮。

1969年7月约翰.洛克菲勒三世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人口增长与美国未来委员会”主席。约翰三世减少人口的实验和报告,后来成为基辛格《NSSM-200》文件指导下的美国国务院的全球政策。1972年,基辛格的秘密计划开始实施的几个月前,约翰三世把他的报告呈交给总统。在大选之年尼克松决定低调处理这份报告,因此这份报告没有引起媒体多大的注意。然而,这一报告的政策建议得到了高度重视[2]。

1975年11月,理查德.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迫辞职。杰拉德.福特接替尼克松成为美国总统,任命纳尔逊.洛克菲勒为副总统。纳尔逊的老朋友基辛格仍担任国务卿。至此美国进入了推行控制人口政策的最佳时期。福特一上任就立即签署了总统行政命令,使《NSSM-200》成为美国政府的官方外交政策。它首次将发展中国家的人口控制列为美国政府的一个明确的(秘密的)战略性国家安全重点。

尽管此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国务院和国防部曾发了数百份关于人口控制和国家安全的文件,但美国政府采纳的是《NSSM-200》。因此,《NSSM-200》才是(现在仍然是)美国政府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官方基石文件[8]。

《NSSM-200》全文(1974年10月10日)

http://www.lifesite.net/waronfamily/nssm200/nssm200.pdf

封面:http://worldchinesecongress.org/nssm200coverletter.pdf

美国中央情报局对《NSSM-200》的贡献(1974年5月10日)

http://www.foia.cia.gov/browse_docs.asp?doc_no=0000969815#

《NSSM-200》签字文件(1975年10月16日)

http://nssm200.tripod.com/nssm200endor.html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决定(1975年11月26日)

http://www.fordlibrarymuseum.gov/library/document/nsdmnssm/nsdm314a.htm

http://nssm200.tripod.com/nsdm314.html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人口任务小组报告(1977年1月3日)

http://www.lifesite.net/waronfamily/nssm200/1976_progress_report.pdf

美国决定起草该政策始于1974年在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召开的联合国人口大会之后,在大会上联合国未采纳美国的意见。美国的意见是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更直接地说是由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提出的。意见的主要内容是实施“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以大幅降低世界人口数量。这一计划受到了天主教教会、除罗马尼亚之外的所有共产主义国家以及拉丁美洲和亚洲国家的坚决抵制。它们的抵制使美国的决策层意识到实施这个计划需要用一些隐蔽的手段。在这个背景下,亨利.基辛格被授权起草《NSSM-200》战略[2]。

二、美国《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的真实意图

《NSSM-200》称:“大多数高质量的矿藏位于发展中国家,所有的工业化国家都依赖于进口发展中国家的矿产。矿产供应存在的真正问题不在于基本储量的充裕程度,而在于如何获得矿产,如何制定勘探和开发条件,如何在生产者、消费者和矿产所在国政府之间进行利益分配等政治经济问题。”

《NSSM-200》的中心思想:美国越来越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矿产资源供给,应确保美国从发展中国家通畅无阻地获取自然资源。

为了保护美国的商业利益,《NSSM-200》中列举了多种可能阻碍美国从发展中国家通畅地获取资源的因素。这些因素包括:

1、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加,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从而对自然资源的增产和持续供应的环境造成破坏。

2、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长,将难以购买化肥、燃料和其他原料,这样会试图通过提高出口产品价格来获得更有利的贸易条件。

3、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口增长会有年轻的人口结构,从而有人数众多的反帝国主义的年轻人口。

因此,只有大幅度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的数量,美国才能充分利用它们的原材料。《NSSM-200》人口控制的重点应该放在最大的和人口增长最迅速的国家(如印度、尼日利亚、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巴西、土耳其、哥伦比亚……)。

《NSSM-200》认为,有一些国家是政府对计划生育根本不感兴趣,有一些则是政府对计划生育很感兴趣,需要并欢迎更多的技术和资金援助。对于后者应该在美国国际开发署人口计划项目进行资源分配时给予最优先考虑。显然,中国属于后者,因为中国在国际人口爆炸思潮的影响下从1971年就已经开始了计划生育,1973年计划生育全面展开(鼓励只自愿生两三个孩子,但不强迫)。

《NSSM-200》认为人口控制的关键是影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要向他们灌输人口爆炸将带来灾难性后果的观念。自从1971年7月访华后,基辛格与中国几代领导人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被称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不知基辛格是否劝说了中国实行计划生育。

《NSSM-200》制订了一个详细的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计划[1,8]:

1、基辛格明确提出:美国要将政府援助作为“国家权力的工具”,美国直接通过政府援助计划,将接受减少人口计划作为得到美国援助的先决条件。对那些接受援助的国家来说,要么绝育要么挨饿。美国将告诉各国,用在发展援助和卫生项目的基金将逐步减少,而用在人口计划的资金继续增加。

2、人口控制的关键是影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

3、鼓励堕胎合法化。

4、通过经济资助,鼓励这些国家增加其堕胎、绝育率,并普及避孕措施。

5、进行性教育,改变传统上的性的唯生殖目的论。

6、给儿童灌输反生育理论以改变其生育文化。

7、强制性地实行计划生育。

8、降低妇女的生育意愿(因为妇女是生育的主体):

1)提高妇女教育水平和社会地位(现在中国计生委正在通过“关爱女孩”来贯切这一计划,并计划给女孩高考加分)。

2)、提高妇女就业率,从而减少她们养育孩子的时间和精力(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达86%,世界罕见,高居全球17位)。

3)、改变养儿防老的模式,让生育与养老收益脱钩(中国计生委一直宣传“计划生育好,政府给养老”)。

9、给各国培训人口学家和官员。

按照1948年联合国宪章的严格定义,这种政策是一种种族灭绝政策。基辛格自然明白,如果美国政府积极在原材料丰富的发展中国家中推行人口控制政策这一图谋一旦暴露,美国政府就会被扣上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种族灭绝甚至更难听的帽子。他耍了一系列宣传花招以掩盖真实意图,在《NSSM-200》里说:

TheU.S.canhelptominimizechargesofanimperialistmotivationbehinditssupportofpopulationactivitiesbyrepeatedlyassertingthatsuchsupportderivesfromaconcernwith

(a)therightoftheindividualcoupletodeterminefreelyandresponsiblytheirnumberandspacingofchildrenandtohaveinformation,education,andmeanstodoso;and

(b)thefundamentalsocialandeconomicdevelopmentofpoorcountriesinwhichrapidpopulationgrowthisbothacontributingcauseandaconsequenceofwidespreadpoverty.

Furthermore,theU.S.shouldalsotakestepstoconveythemessagethatthecontrolofworldpopulationgrowthisinthemutualinterestofthedevelopedanddevelopingcountriesalike.

“译文:为了有助于避免(其他国家)指责美国支持人口控制背后的帝国主义动机,美国应反复重申这一支持是源于以下关注:(1)夫妻有权自由地、负责任地决定他们生几个孩子和生孩子的时间间隔,并且有权获得信息、受教育及其手段;(2)对于贫困国家的基本社会和经济发展来说,人口的迅速增长既是普遍贫困的诱因又是其结果(中国计生委所宣传的“越穷越生,越生越穷”估计是来源于这里)。进一步,美国应该采取行动将这一信息传递出去,即控制世界人口增长代表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在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之后,在全球范围内控制人口现在成了“自由选择”和“可持续发展”了。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威廉.恩道尔(FrederickWilliamEngdahl)在《粮食战争》中指出:‘说白了,美国的新政策实际上就是“如果这些劣等人种妨碍我们获得充裕的廉价原材料,我们必须想办法除掉他们。’这就是《NSSM-200》的真正含义,它只不过是用了冠冕堂皇的官方语言来表述而已。”[2]

《NSSM-200》还特别指出,为了掩盖美国的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行动,避免被指责为帝国主义,美国将利用联合国和多种各非政府组织(如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来实施这项计划,并鼓励个人和组织进行捐助(福特基金会等很多美国基金会和个人都热衷于资助中国计划生育和人口研究,现在比尔盖茨基金会也加入到赞助中国的计划生育的行列中来了)。

人类生命国际(HumanLifeInternational)BrianClower博士所著的《KissingerReport2004》估算,1965年到2004年美国共投入了173亿美元的经费用来控制发展中国家的人口,主要投入到美国国际开发署;其次是投入到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8]。联合国人口基金最“伟大的贡献”是帮助了中国等国实行计划生育。

在华盛顿高层看来,《NSSM-200》一旦被公开或者泄露出去,不但会引起国内(尤其是宗教团体)的强烈反对,在国际上也肯定会造成爆炸性影响。因此,在报告中明确提出:“Throughouttheimplementationprocess,theUnitedStatesmusthideitstracksanddisguiseitsprogramsasaltruistic.Otherwisetherecouldbeaseriousbacklash.TheUnitedStatesmustconvincetheleadersandpeopleofLDCsthatpopulationreductionisintheirownbestinterests,hidingthefactthattheUnitedStateswantsaccesstotheirnaturalresources.”(整个实施过程中,美国必须掩盖其阴谋,而让人觉得美国的计划不是自私的而是利他的。否则有可能引起其他国家强烈反弹。美国必须隐瞒从发展中国家获得自然资源的真实意图,而说服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和民众相信:减少人口是符合他们自己的最大利益的)。

这个秘密一直保守了15年,直到与天主教教会有关联的一些组织采取私人法律行动,最终才迫使这份文件在1989年解密。1990年代才供一些学者进行研究。解密的资料到底只是一部分还是全部,还是经过修改、增删的内容,笔者不得而知。

三、中国不是唯一受害者

中国虽然是国际控制人口思潮的最大受害者,但不是唯一受害者。越南也由于政治制度的原因,于1988年开始实行强制性二胎方案,生育率从1989年的3.8急剧降低到现在的1.8。越南今后将为其“二胎方案”后悔几辈子。

巴西自然资源丰富,气候良好,面积851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美国的91%。基辛格在《NSSM-200》计划中特别强调了巴西的特殊地位:“它在人口方面明显主导着(南美)大陆”,按以前的计划它的人口到2000年就将赶上美国。《NSSM-200》警告说,巴西人口如此迅速的增长意味着“在今后25年内巴西在拉丁美洲和世界舞台上的势力和地位将日益上升。”[1]

由于巴西的政治制度不适合实行强迫性计划生育,而是用其他隐蔽的方法以替代。1991年,有关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发展中国家人口控制目标的秘密备忘录的信息在《巴西杂志》及巴西其他主要报刊上公开发表后,巴西卫生部开始对巴西妇女大规模绝育的报告进行调查。政府的这次调查是在国会的正式过问下开展的,由来自巴西立法机构各个政党的165位议员发起。巴西政府震惊地发现约44%、年龄在14~55岁之间的巴西妇女已经永久性绝育。大多数年龄大一点的妇女在1970年代中期该计划刚启动时就做了永久性绝育手术。巴西政府发现绝育手术由形形色色的机构实施,其中有一些是巴西的机构。这些机构包括国际计划生育联盟、美国开拓者基金会、自愿外科避孕手术联合会和国际家庭健康组织。所有计划都是在美国国务院下属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支持和指导下实施的。巴西政府抗议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绝育计划“做过了头,完全没有必要”。一些报道称,这个绝育计划实施后,多达90%的所有非洲裔巴西妇女做了绝育手术,这意味着这个黑人人口仅次于尼日利亚的国家的黑人后代将面临灭绝[2]。

秘鲁面积128万平方公里,人口才两千多万,人均资源非常丰富。但是1995年到1997年,秘鲁总统藤森也实行计划生育,25万妇女被“自愿”绝育。一些贫穷妇女为了获得免费粮食而被绝育,一些享受政府救济的妇女被威胁将取消救济而去接受绝育手术,一些妇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绝育。2002年秘鲁国会调查发现,藤森总统的计划生育是受美国国际发展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支持的,尤其受联合国人口基金主导[8]。

泰国、伊朗也进行了计划生育,现在两国生育率分别只有1.65、1.4[9]。2008年伊朗《德黑兰时报》披露了美国《NSSM-200》[10]。

1976年,当时印度的总理英迪拉.甘地曾发起一场控制人口增长的运动,结果遭到广大选民的强烈反对,在第二年的大选中,英迪拉.甘地遭到惨败,黯然下台。此后,历届政府都不敢轻易再碰这个敏感的问题,以免重蹈英迪拉.甘地的覆辙[11]。由于印度缺乏连贯的政策来控制人口激增,尽管控制人口的措施和办法多次出台,但始终难以得到认真的贯彻落实,最后总是不了了之。而现在国际社会看好印度的原因恰恰就是印度因为没有强制执行过激的计划生育政策而有年轻、合理的人口结构。

《NSSM-200》导致东欧、前苏联、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区人口增长率急剧下降,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而许多发展中国家老化速度甚至超过了发达世界,这预示着这些地区不久就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社会和经济问题[8]。

韩国、中国台湾1960年代就开始提倡只生二胎,生育率在1970年代、1980年代直线下降,被国际主流人口学家和政治家们称之为“少生快富”计划生育的典范。但是现在这两个地区生育率只有1.1,彻底丧失可持续发展能力。国际社会今后会管他们的养老吗?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1901/1149.html

本文话题:

大家都爱看
日军罪恶自供状:《最前沿出现异常———因屠杀而对立 国民党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