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社会观察 > > 正文

戈尔巴乔夫上位源于苏联官僚体制圆滑善变推卸责任怯者上位的逆淘汰

王陶陶等 2018-12-27 15:35:22

 

很多人说苏联解体是一种偶然,比如说戈尔巴乔夫这种人的出现,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很难想象苏联会那么快的垮掉。甚至连大名鼎鼎的《失败帝国》之作者弗拉季斯拉夫·祖博克都抱有这样的看法。在弗拉季斯拉夫·祖博克看来,苏联具有良好的官员培养体制,苏联干部从基层到中央做了很多职务,历练丰富,如果不是运气糟糕到极致,理应能够避免戈尔巴乔夫导致的悲剧。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苏联高层干部的提升,背后还有西方因素,按照撒切尔老妖婆的说法,西方扶植推动戈尔巴乔夫上位,见《西方扶植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上台》。同样,在中国,如果干部有国外培训光环,能得到西方媒体认可,也会成为官僚提升的重要因素,也跟苏联一样,走上了任由西方干涉体制内干部升迁的邪路。)

斯大林官僚体制的本质是什么?是干部完全服从于领袖,听从领袖的命令行事。这种体制如果能够有效,其基础就在于消灭干部队伍中的桀骜分子,同时削弱干部本身的自我担当和任事的勇气,他必须时刻谨守上面的指令,而非自己思考问题本身。那么,这会培养干部的什么才能?

是工作能力吗?是见识情商吗?其实都不是。斯大林体制对官僚队伍的最大培养效果,就是增强其服从和卸责的能力。在这种体制下,只有善于服从,才能获得赏识,只能善于卸责,才能避免灾难。所谓善于服从,就是避免自己做决定,一切唯上,所谓善于卸责,就是面对危险时,一定要离得远远的,避免惹祸上身。不具备这两种本事的人,很难适应这样的机制。

(这就是所谓的,错不错不要紧,重要的是表现出无条件服从领导的态度,所以就有了《“环保风暴”的官僚主义野蛮秀》、《毛泽东提醒要警惕官僚冒进分子瞎指挥》)

戈尔巴乔夫实际上就是这样的合格干部,翻开戈尔巴乔夫的履历,你会看到,在担任总书记和最高决策人之前,这位亡国统帅的工作经历都是完美无缺的,他几乎没有犯过任何错误。问题是,作为一个需要时刻处理复杂事务的官员,如果戈尔巴乔夫没有任何错误,那么与其说他是一个天才,不如说他是一个善于服从领袖和推卸责任的官场高手。在这种体制下,戈尔巴乔夫式官僚的履历是完美的,所以他这样的人必然会成为构成苏共高层的主要材料。

这也意味着,苏联体制最终培养、遴选出来的只能是戈尔巴乔夫这种圆滑善变、推卸责任的官场高手,这样的官场高手作为领袖下面的廷臣时,无疑是合格的,但是他一旦作为必须承担最终责任、必须做最终决策者的领袖时,就很可能成为灾难。你不可能指望他去面对那些风险极大的问题,毕竟他的天才和本能只是推卸责任和避免做决策,而非扭转乾坤,扶狂澜于既倒。

在立陶宛事变中,在莫斯科联邦议会选举中,在阿塞拜疆事变中,戈尔巴乔夫都是任凭事件发展,而不敢做出那些可能被舆论抨击,需要自己承担责任的挽救措施,而且最后,他都把这些危机的处理者抛出去背锅担责,维护自己的完美形象。这实际上是戈尔巴乔夫以高明官僚的方式行事领袖的职责。(这里其实存疑,从戈尔巴乔夫一点点拆毁苏联架构的过程来看,不圆滑,很凌厉,比如《《中导条约》是苏联单方面解除武装,责任人是西方扶植的鼹鼠戈尔巴乔夫》)

事实上,不仅仅是戈尔巴乔夫,当时的苏共高层都是这样的合格官员。1991年8月,亚纳耶夫等苏共高层组成的国家紧急委员会发动了挽救苏联的政变,然而,委员会的苏共高官们无不恐惧承担责任,平日冠冕堂皇的兖兖诸公互相推脱,都期望别人出手做危险的事,自己收揽功劳,结果这些怯懦精明的官僚队伍空有强大的实力,却最终在狂妄自大、残酷无情的叶利钦街头运动面前一败涂地。

(正如)

对于苏共高层当时的特点,没有谁比普京本人体会更深。普京说道,当柏林墙事变发生后,柏林人冲击苏联驻柏林使馆,苏联的机密档案处在危险之中。在柏林任职的普京要求使馆出面弹压,使馆高层却说要等待莫斯科消息,但莫斯科高层也不想承担弹压的责任,最终保持了沉默。于是使馆高层不敢单独下决定。“领导人们陷入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怯懦”,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当时一个普通的使馆干部手持武器,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止住了柏林人的冲击。但在其他地区,苏联地方机关和外交机构原没有这么幸运。

因此,当参加过十月革命或者卫国战争、残酷却敢于任事的老一代苏联高层谢世之后,新生代的苏联领袖只能是一个善于推卸责任、收揽功劳且力避风险的合格圆滑之官僚,像叶利钦那种敢于任大事、做大事的人,反而很快会被踢出苏共高层队伍。

最终,叶利钦这样勇于任事、残酷无情的枭雄加入苏共的敌人队伍,戈尔巴乔夫式的软弱圆滑之官僚成为苏共的领袖。这是苏共体制遴选的必然结果,也预示着苏联的必然命运。

这就是苏共留给我们的残酷教训啊,组建合格的干部队伍,任重道远。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

作者这里指出了官僚体制的一种病症,但说实话,大部分科层制官僚体制,都有这些问题,所以这里官僚不勇于任事所以苏联崩溃的因果关系存疑。

比如说为什么就有叶利钦这种强执行力体制内高层?苏共中央委员会宣传部部长雅科夫列夫职位一样很高啊,丫太勇于任事了,玩命想毁掉苏联,所以做不做怎么做,官僚更要着眼于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升迁的疯狂服从,如《官僚们怎样用极端法软抵抗政治领导人》。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丝毫没有圆滑,而是疯狂打击异己,如《“我们绝不能放弃原则”——记公开反对苏联高官叛徒的苏共党员安德列耶娃》里被迫害的老师,如戈尔巴乔夫在1985年提出改革方针后,要求著名作家积极为改革造势。很多作家和党内自由分子开始借此大肆否定苏联的历史,抹黑列宁、斯大林等领袖和英雄先烈。曾经参加过卫国战争的战壕真实派”作家邦达列夫看到了这种危险,在第19次全国代表会议上,当着戈尔巴乔夫的面,邦达列夫尖锐地指出,“是否可以把我们的改革比作一架已经升空、但不知道目的地有无着陆场的飞机?”,让戈尔巴乔夫难堪不已,因此受到了打压,丢掉了代表资格,受到了自由派的围攻。

戈尔巴乔夫拉亲信上台动作也很大,中宣部部长雅科夫列夫、外交部部长谢瓦尔德纳泽纷纷上台,为他摇旗呐喊,这软弱吗?

所以笔者认为,苏联解体更主要原因是:苏联体制已经阻碍官僚利益。这是最根本的。

可参考《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拆船党心态》、《明朝灭亡时官员都在忙些啥》、《原政权已阻碍官僚获利的例证》、《特权阶级的自我毁灭(三):权贵驱动苏联一步步走向解体》、《苏联解体崩溃前的历史虚无主义

"苏联官僚体制与苏联解体的关系逻辑总结:苏联体制内部的叛徒既得利益群体做大——叛徒们和西方利用“苏联官僚体制逆淘汰”扶植代理人上台——代理人在这两股力量的支持下推动瓦解苏联。

网友讨论:中国现体制内同样存在这种官僚逆淘汰

其实党到现在也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敢担当的人,没机会上去,就算能够进一两步,三、四步也就顶天到头了,而能平步青云的人,都喜欢拿别人当炮灰背锅侠,自己完完全全躲后面跟没事一样。谁都喜欢牺牲别人,成就自我。没有傻瓜会愿意牺牲自己,成就别人。毛主席(见《毛泽东,那个一直在背锅的男人》)、陈全国(见《新疆大地,一场反宗教极端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就是这样的“傻瓜”,他们是超脱于官僚的伟大政治家。

我见过下属单位一次事故,一把手不在,书记,副总们都不敢表态,一声不啃和外部的通讯也失去联系,最后是办公室主任挺身而出。

“4.20”芦山地震,经历过的人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早上8时02分,大岗山工地震感强烈,工地现场所有通讯全部中断,电话打不通,内外失去联系,一下变成一个“孤岛”。关键时刻,当时作为综合办公室主任的他想到正在现场施工的人员和机械设备,迅速给公司领导汇报后,顾不上余震不断的危险,立即驱车前往建设工地1135平台进行巡视、检查,并单车冲入断电的数百米深的地下厂房通知人员撤离。发现塔吊和缆机设备受到影响,果断安排大坝标值守经理将所有吊装设备停止运行至12:00位置,第一时间停止了塔吊和缆机设备运行,并要求排查隐患,防止余地震造成次生灾害。8点35,施工现场查勘完后,在手机不通的情况下他立即启用海事卫星电话,向国电公司汇报了大岗山工地情况,并第一时间在全流域最早启动了应急预案,确保大岗山工区抗震救灾工作有序进行。

当有人问他:“刚地震完几分钟你就跑去现场检查工作,余震那么多,你不怕吗?”、“怕,当然怕,可是现场还有数百条人命啊。”

8:50分,他和石棉县县委、县政府领导取得联系,得知石棉灾情后,第一时间担起责任,组织人员、设备打通S211塌方通道。灾后一个半小时内赶往石棉县查勘灾情,请战支援抢险,取得抢险任务,并拿到书面任务和通行函。第一时间掌握交通动态并调整救援路线,通宵未眠,一天只吃了一顿饭,组织协调前后方和救援队伍后勤交通。

灾后,积极配合地方政府参与抗震救灾和灾后救治工作,挨家挨户走访了大岗山工区29户灾民,当得知一名库区儿童在地震受伤后,及时协调安排专人救助这名受伤儿童赴成都治疗,受到地方政府领导高度赞扬,为抗震救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数百人被困,组织撤离,和山外通讯断了,交通也断了,在无任何指令情况下,主任做主派几拨人抢修打通对外通道,派人联系地方政府。还组织一帮人去地方救援,把几条国家省道入藏主干道抢通了。

最后单位立功,表彰若干听他命令去执行的,但一把手回来后评价胆大妄为!有领导讲无命令动了装备是要杀头该主任被一帮怂人围攻,批评乱弹琴。该主任事后47岁退二线!

下回肯定没人出头了!这个和陈伟文的事一样!从那以后军队再也没有像样的表现是一个道理!反而是海洋局的表现比当年军队那帮怂货强得多!在钓鱼岛时,是海洋局主动出击,给了面瘫勇气,反过来鼓励海洋局前出。但最后海洋局被海警给吞了有点不公平,以前海警都是龟缩不前出,现在整合又叽叽歪歪。()

人物:阿赫罗梅耶夫元帅

1991年8月22日,曾任苏联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的阿赫罗梅耶夫元帅自杀。

他在遗书中写道:

“当祖国即将灭亡,我生命的全部意义遭到毁灭时,我无法再活下去,我的年龄和所走过的生命历程给我权利去死,我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了。国家正陷入一场灾难之中,国家分裂,经济崩溃,社会道德沦丧,这就是事实。”

元帅绝不是缺乏战斗勇气的人。

他坚决同“民主”派做斗争,曾点名批评“民主”派的《星火》杂志制造社会公众的反军心理。

他曾当面警告叶利钦:

“我公开说明自己的立场,我拥护社会主义的生活方式,如果有人企图用武力或者其他违宪行为分裂国家或改变它的社会制度,总统和苏维埃可以决定使用武力来确保我们的祖国的统一和维护它符合宪法的社会制度。”

元帅是20世纪80年代仍在服役的最后几位二战老兵之一。

1941年6月22日,纳粹入侵苏联时,刚满18岁的阿赫罗梅耶夫参加了战争。他转战于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南乌克兰——都是战斗最激烈,伤亡最惨重的地方。

1942年,阿赫罗梅耶夫在被围困的列宁格勒入党,同时被任命为连长——这是阵亡率最高的岗位。

德军对列宁格勒的围困持续900天,造成150多万人死亡。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回忆说——

“整整18个月,我没进过屋子,即使在气温低至零下50℃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两个冬天都露宿在外,从没过过一天暖和日子。老是打仗,老是挨饿。”

“死人那么多。像我这种年纪的男孩10个里有8个都死了。我的32名中学同班同学中,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活了下来。”(摘录自郭松民《安泰,不是死于无知》)

支持公益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

http://m.womenjia.org/z/201812/1082.html

本文话题: 苏联 官僚 体制内 苏联崩溃

大家都爱看
各国都有败类,战疫时依靠又排斥刁难医护人员 推进对台湾香港的全面冷战,剿杀敌对分子生存空间,减
热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