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下 > 历史真相 > > 正文

“我们绝不能放弃原则”——记公开反对苏联高官叛徒的苏共党员安德列耶娃

孙瑞林 2018-09-24 14:39:14

苏联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 妮娜·亚历山德罗夫娜·安德烈耶娃 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4日在圣彼得堡逝世,享年81岁。安德烈耶娃出生于列宁格勒,父亲和兄弟姐妹均在卫国战争中离世,由在当技工的母亲抚养长大,她在学校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毕业于列宁格勒技术学院,后在该校物理化学系任教。1988年3月13日苏维埃俄罗斯报刊登了安德烈耶娃的来信《我不能放弃原则》,该信抨击了戈尔巴乔夫改革下苏联社会思潮,之后她与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长期无法正常进行工作与生活。苏联解体后她被选为全联盟共产党(未获准注册)的领导人继续从事社会活动直到离世。

原编者按: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解体的过程中和解体之后,那里的真正的共产党人并没有沉沦下去,停止自己的战斗。列宁格勒大学教师尼娜·安德列耶娃,就是其中的一位。这里刊登的孙瑞林同志撰写的《“我不能放弃原则”——记原苏共女党员安德列耶娃》一文,就向我们介绍了这位共产党人的一些发人深思的言论和活动情况。当然,在原苏联地区,像她这样的共产党人,是不在少数的,他们所持的观点和态度,虽未尽一致,但是,向我们的读者进行介绍,却是很有必要的。

原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以后,打着“革新社会主义”的旗号,全面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把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引向资本主义的深渊。戈尔巴乔夫本人也由自诩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蜕变为共产主义的无耻叛徒。在戈尔巴乔夫执政6年又9个半月的岁月里,当一些共产党人或改变信仰、倒戈叛变,或被假象所蒙蔽上当受骗,或因某种私心“随大流”的时候,一名普通共产党员,以其高度的政治觉悟和敏锐的政治嗅觉,揭穿骗局,奋起斗争。这个人就是列宁格勒大学女教师尼娜·安德列耶娃。(可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特权阶级的自我毁灭(三):权贵驱动苏联一步步走向解体》、《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拆船党心态》)

1988年初,她以一名共产党员的名义,写了一封长信,揭露和批判否定苏联历史、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共产党领导地位的错误思潮,无所畏惧地阐明自己的政治观点。她把信先后投给了《真理报》、《苏维埃文化报》和《苏维埃俄罗斯报》。前两家报社没有采用。勇敢的《苏维埃俄罗斯报》于1988年3月13日,在该报“争鸣”专版以整版的篇幅,全文刊载了安德列耶娃的长篇来信,题目为“我不能放弃原则”。

苏共党员安德列耶娃在信中说:

“我反复读过不少轰动一时的文章。除了教人迷失方向,‘揭露30年代苏联的反革命’,说斯大林对法西斯和希特勒在德国上台执政负有‘罪责’外,这些文章能告诉青年什么呢?”“就拿斯大林在我国历史中的地位问题来说,全力以赴地批评抨击正是同他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我认为,这种做法与其说是关系到历史个人本身,不如说是关系到整个极其复杂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同整整一代苏联人的前所未有的功勋联系在一起……工业化、集体化和文化革命曾把我国推入世界大国行列。所有这一切都被怀疑。”

“我们同青年进行了长时间坦率的谈话,从中得出了下列结论:对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和我国当时的领袖人物发动进攻不仅有政治原因、意识形态原因和道德原因,而且还有社会原因。试图扩大这种进攻规模的人大有人在,而且不仅仅是在国外。除了早已选定的反斯大林主义这个民主口号的西方职业反共分子外,还有被十月革命推翻的各阶级的后代,他们之中远非所有人都能忘掉自己前辈遭受的物质损失和社会损失。”

“目前讨论的中心问题是——社会的哪个阶级或阶层是改革的领导和动员力量?”“目前在国内进行讨论的主要根本问题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党和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也就是说包括改革中的领导作用”。“关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作用和地位问题今天表现得非常尖锐。”“一些目光短浅的文章的作者在道德和精神‘净化’的庇护下把科学意识形态的界限标准搞模糊了,利用公开性,散布非社会主义的多元论。”

安德列耶娃长篇来信的发表,立即在苏联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这封公开发表的长信,对于当时那股否定斯大林、否定苏联历史、否定苏共历史功绩、否定社会主义、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污泥浊水的浪潮,无疑是一个有力地揭露和反击。它戳到了修正主义的痛处,使戈尔巴乔夫们惊恐万状。

叛徒们开始反扑了。戈尔巴乔夫采取断然行动,突然召开政治局会议,专题讨论尼娜·安德列耶娃的信。据叶·利加乔夫在《戈尔巴乔夫之谜》一书中介绍,这次会议“笼罩着一种非常紧张的神经质的气氛。使人感到不寻常和意外。”“改革以来第一次在政治局会议上突然笼罩着一种不理智的,而且是完全整人的气氛。”负责宣传工作的政治局委员雅科夫列夫首先发难,攻击这封信是“反对改革”、“反改革势力的宣言”,说安德列耶娃是“改革的敌人”、“改革的主要威胁”、“是斯大林主义的怪物”等等。戈尔巴乔夫在会上坚决支持雅科夫列夫的观点。还“敲打”了政治局中对安德列耶娃的信批判得不够明确的人。这次政治局会议,开了两天,每天6~7个小时。由此可知这封信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利加乔夫写道:“改革这些年来,在政治局会议上讨论报刊上发表的文章这是唯一的一次。大家都知道当时报刊上有多少疯狂地反苏反社会主义的文章,雅科夫列夫、梅德韦杰夫和戈尔巴乔夫对此从来没有什么反映。这是公开性,意见多元化嘛!但一出现捍卫社会主义思想的争鸣文章,报刊上就掀起了反对它的狂涛恶浪。作为前苏共党内第二把手的利加乔夫愤怒地问道:“该怎样理解这种现象呢?难道是思维的双重标准吗?对反苏文章坚持使用多元化原则,亲苏文章就受到疯狂迫害,改革中的这种双重标准从何而来呢?”接着利加乔夫尖锐地指出:“改革的重点已经转移。把保守主义称为改革的主要危险,而给反共主义、分立主义和民族主义大开绿灯。”

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之后,以《真理报》和《苏维埃文化报》为代表的新闻界,在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的指挥下,倾盆大雨般地掀起批判安德列耶娃的高潮。逼迫《苏维埃俄罗斯报》于1988年4月15日公开承认“错误”。戈尔巴乔夫还专门以苏共中央的名义派一个调查组到《苏维埃俄罗斯报》调查。企图寻找借口关闭《苏维埃俄罗斯报》。但是,成千上万的苏共党员、苏联人民纷纷给《苏维埃俄罗斯报》写信,声援安德列耶娃。作家卡尔波夫当面质问戈尔巴乔夫:“什么时候停止对安德列耶娃的迫害?难道她没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吗?要知道,她还是一位妇女,宽容点吧!”,然而,戈尔巴乔夫是不可能宽容真正共产党人的。英雄的安德列耶娃在叛徒们面前坚贞不屈,表现出一个共产党员大无畏的斗争精神。虽然她没能够制止住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之流复辟资本主义的计划,但她一直没有停止战斗。下面就是一些历史资料所记载的她的足迹:

一一1989年2月间,中国社科院苏东所的《苏联东欧问题》发表了安德列耶娃的专访。安德列耶娃谈了一些对苏联改革的看法。安德列耶娃说:现在“国际主义根本不提了,而是用世界主义取代了它。关键是对待社会主义的态度问题。现在对社会主义有各种解释,但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却不见了。就苏共19次党代会问题,安德列耶娃说,19次党代会的提纲也不提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问题;提纲根本没有提到现代国际工人和共产主义运动,似乎这个运动已经从人类历史上消失了;苏联现在有一批百万富翁,但是已经没有权利当共产党员,应当把他们从共产党的队伍里清除出去;一些刊物,任修正主义的反党的作品泛滥、毒化青年思想;民主和公开化已经被搞成目的,不再是手段了,这违背列宁的教导。在谈到怎样看待苏联今天的改革时,安德列耶娃说,现在说改革是一场革命,但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说是革命,那就要夺权,夺谁的权?夺现政权的权?理论上说不通。

——1989年6月8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刊文说,列宁格勒女教师安德列耶娃最近成了一个新创建的政治组织的主席。该组织在上月举行有100人参加的成立大会。其宗旨是“回到列宁主义原则和共产主义理想”。她认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已使苏联经济更加恶化并偏离了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原则和理想,苏联已形成一股企图重建资产阶级专政的势力。

——1989年7月,安德列耶娃在《青年近卫军》杂志发表文章说,苏联目前的改革类似于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和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她认为,“在改革中活跃的是得到修正主义分子帮助的我国现存的反社会主义势力”。

——1989年7月10日,深夜12点苏联中央电视台在《目光》节目中播放该台记者采访安德列耶娃的录像。安德列耶娃说,1988年夏天《真理报》发表编辑部的文章,批判我给《苏维埃俄罗斯报》的信,这恰恰证明苏联国内在对改革的看法是存在着两条道路的斗争,一条是继续走社会主义道路,另一条是想复辟资本主义,而且这一斗争迄今仍在进行。她在谈话中还指责了萨哈罗夫和叶利钦。她说,前不久,著名物理学家、苏联人民代表萨哈罗夫在最高苏维埃会议要求取消苏联宪法中第六条内容,而这一条款规定:苏联共产党是苏联社会的领导力量,是苏联社会政治制度以及国家和社会组织的核心。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叶利钦访问美国期间发表的讲话,表明他似乎从来就不是一名共产党员,因为共产党员是不可能讲那些话的,他把美国部分居民的富有当成全民的富有,对美国赞扬备至,我对这位前苏联领导人的讲话只能表示遗憾。

——1990年9月2日,苏联《论据和事实》周报第35期刊登安德列耶娃答读者问,题为《要么是社会主义,要么是死亡!》她说:我们的协会——全苏“争取实现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团结”协会是1989年5月在莫斯科成立的,参加成立会议的有来自全国33个州和共和国的代表,他们不接受对社会主义实行资本主义化,拒绝嘲弄我国革命性的历史。又说:“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右翼机会主义集团”是“把苏维埃国家变成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原料附庸国的路线的帮凶和传播者”。我们的任务是“对复辟资本主义的人给予回击”。还说:如果苏共没有力量同“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和民族主义相抗衡”,本协会将“改组成布尔什维克党”,并在今天秋天举行成立代表大会。

——1991年7月14日,据塔斯社报道,苏共一批自称为忠实于真正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员和非党人士全苏代表会议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闭幕,尼娜·安德列耶娃参加了这次代表大会,并被推选为苏共非常代表大会组委会负责人。会议通过了关于成立苏共布尔什维克纲领派宣言。宣言指出,布尔什维克纲领派是“苏共列宁主义无产阶级革命方针的继承者、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坚定的反对者,同反共和反苏斗争的真正战士”。会议通过的文件指出,必须破坏“苏共中央促进”的“在苏联复辟资本主义的犯罪计划”。

——1991年8月30日,被采访记者称为苏共“强硬派”领导人之一的安德列耶娃在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时,指着斯莫尔尼学院屋顶上挂着的俄罗斯三色旗说:“红旗将再次在那里飘扬”。“我相信,我国现在发生的悲剧是个暂时现象”。“我们以前说过,戈尔巴乔夫之所以得到诺贝尔奖金是因为他背叛祖国,背叛他的人民”。

——1991年9月14日,由尼娜·安德列耶娃领导的苏共布尔什维克纲领派组织委员会作出决定,把戈尔巴乔夫开除出苏共,因为他“背叛列宁和十月革命事业,背叛国际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使社会主义国家解体,消除列宁党,欺骗劳人民和蛊惑人心”。

一一1991年11月8日,“争取实现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团结”协会成员在圣彼得堡召开了新共产党的成立代表大会。168名代表出席了代表大会,他们代表亚美尼亚之外加入苏联的所有共和国。“团结”协会政治执行委员会主席安德列耶娃在代表大会上作了关于时局和现阶段任务的报告。报告强调国家开始全面混乱和瓦解,因此,真正的共产党人必须有自己的政党。尽管在党的名称问题上有几种建议,但是大多数代表还是决定不卖弄聪明,而是使用斯大林时期苏共的名称: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的名称。选举联共(布)总书记,表明“团结”协会成员不是开玩笑,而是决定认真恢复布尔什维克的传统。代表大会完全一致地选举安德列耶娃为党的总书记。除此之外,代表大会选举了由15人组成的中央委员会,批准了党的纲领和章程,还通过了一系列文件。在关于建立联共(布)的决议中指出,建立联共(布)完全是为了执行苏联全体列宁主义者——共产党人的意志。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赞成与国内的其他共产主义力量结成联盟。

一一1994年初,以安德列耶娃为代表的全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与俄罗斯共产主义工人党等政党联合起来,成立了俄罗斯共产主义联盟。

写到这里,安德列耶娃的“故事”就暂告一个段落了,但是“故事”还没有完,今后会更精彩。安德列耶娃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勇敢地站在反对修正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复辟斗争的最前列,表现了高度的马克思主义原则性。那些反马克思主义、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叛徒们和她比起来都不过是一堆黄土,而她却是耸入云霄的高山。叛徒们是跪倒在国内资产阶级、国外帝国主义面前的卑鄙奴仆和爪牙,而她却是为了共产主义事业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大无畏的勇士。(延伸阅读:《爱国者遭遇解体苏联式围剿恐吓》)

安德列耶娃的事迹,使人想起毛泽东主席说过的一段话:“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共产党是列宁创造的党。虽然,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现在被修正主义者篡夺了,但是,我劝同志们坚决相信,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毛泽东主席的预见是对的。可以肯定:像安德列耶娃这样的千千万万个前苏联共产党人决不会停止为理想而斗争,社会主义在苏联大地上决不会泯灭。尽管斗争是复杂的、艰苦的,但是,艰难困苦会造就出更多的象安德列耶娃那样的真正共产主义战士,这是必然的,是任谁也阻止不住的。(原载《中流》1996年第11期)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

http://m.womenjia.org/z/201809/789.html

本文话题: 苏联 政客 拆船党 社会主义 苏联崩溃

也许相关的文章:
邓小平重外孙张师嘉在抖音上大肆炫富,这家人都不是好 个别“老一辈革命家”丧心病狂,连亲侄女都奸污
热门
返回